您的位置:

首页  »  古色古香  »  劍神傳

劍神傳
我對七歲前的孩提歲月,已沒有什麼特別印象。在我腦海裏最深刻的一幕,就是我西門家滅門慘案的那一晚。我們西門家其實是京城一家老字型大小餅店,由祖傳至今已有百多年歷史。
我的父親自從繼承祖父產業後一直刻苦經營,只數年光景已成為京城第一首富。而我則是家中獨子,在我之上則只有一位姊姊。姊姊正值二八年華,生得美豔不可方物,是京城聞名的美人。每天貪圖我們家勢,或是貪圖姊姊美色而前來提親的人多不勝數,但都被姊姊一一拒絕。姊姊不肯出嫁的原因大部份是因為我,自從母親在生我時因難產而死,姊姊便一直身兼母職,刻苦照顧著我,所以自幼我們的感情特別好。而無奈這份深刻的感情日後卻變成慘痛的回憶。

在我七歲那年的年三十晚,我們舉家團座在一起,吃那一年一度的團年飯。這其實是我們西門家一年一度的盛事,連家丁婢女在內,近百人聚首一堂。如一家人一般一同慶祝新一年的來臨,一同分享一年努力的成果,確實令人興奮。很可惜,事前誰也想不到這一餐竟是西門家最後的晚餐。正當大家喜氣洋洋的吃著團年飯的時候,家中的大門突然被人粗暴的踢開。

短短一瞬間湧進了數十個高大的大漢,輕易的制服了家中所有的男丁。慌亂間,父親把我推進避難的暗格裏,而自己則與賊人搏鬥著。終究敵不過身有武功的眾山賊,只見利釜一揮,染血的首級已滾落地上。山賊將家中的男丁一一殺淨,而婢女們則受到各種的侵犯。其中十名像是首領級的強盜則把姊姊按在一旁,七手八腳的撕去姊姊身上的衣服,其中一名首領己急不及待的將陰莖刺進姊姊的處女穴內。「想不到有機會品嘗西門家的大美人。」姦淫著姊姊的山賊興奮的說著,只見他那醜惡的陰莖在姊姊的嫩穴間進進出出,處女血沿陰莖流落地上,姊姊無助地扭動著嬌軀掙扎,可惜始終難逃被污辱的悲慘命運。

得到滿足發洩的山賊將陰莖抽離姊姊的陰戶,一絲絲白濁的精液由姊姊的嫩穴慢慢流出,而第二名山賊已緊接壓在姊姊的嬌軀上。我由暗格中窺看著外面的人間地獄,加入奸虐姊姊的人數越來越多,而相對地姊姊的掙扎與反抗則越來越小,到最後只好任由山賊狎弄自己本應純潔的身體。

慘劇持續了個多時辰,直到所有山賊也完全發洩掉所有的欲望。姊姊已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雪白的嬌軀上滿布山賊的精液,尤其下身更是一片狼藉,鮮血不停由陰道湧出,顯示姊姊的陰道受到嚴重的傷害。我直等到所有山賊撤走以後才由暗格裏走出來,我把垂死的姊姊抱進懷裏,眼淚不受控制的湧出。姊姊看到我安然無事也不禁松了口氣,姊姊安詳地撫摸著我滴滿淚水的面頰,叮囑我到廣東找叔父為我今後的日子打算,便平靜地離我而去。

我感到姊姊的嬌軀在我懷內漸漸轉冷,心中充斥著無窮的怒火與仇恨。我無視姊姊的叮囑,在大廳內隨手拾起一把長劍,便沿著門前的馬蹄印,追蹤那班天殺的強盜。我就這樣不眠不休、不飲不食的追了三日三夜,最後昏倒在無邊的叢林裏。我感到知覺慢慢地離我而去,想到死後可再見到父親及姊姊,我反而顯得有點期待。可是命運往往是這般玄妙,當你刻意尋死的時候死神往往會逃避你,就在我不支的一剎那,我感到自己被一對強而有力的臂彎所抱起,救起我的男人展開身法,我只感到腦後生風,像飛鳥傲翔天際,心神一松已昏睡過去,只知道自己的小命幸運地得救了。

奄奄一息的我只感到全身忽冷忽熱,靈魂像隨時離體而去,但是每當我面臨死亡邊緣的時候,一隻溫暖的手總會及時抵著我的背門,一道柔和的暖流隨著掌心傳到我的體內,走遍我的四肢百脈。

我隱約知道有人以深厚的功力助我抗衡病魔,只是失卻求生意志的我病情好得極之緩慢。當我的病完全痊癒的時候,已經是十天後的光景。我離開了抖纏了十天的病床,只感到饑餓難當。我看到床邊放著一碗溫暖的米粥,不禁感謝此間主人對我的關懷。

當我吃飽走出屋外的時候,朝陽亦同時由東方升起。我隨著早晨的陽光步向庭園,看到遠處有一位高瘦的中年漢在料理著盆栽,我心知這應是救我一命的恩人。當時我距離他還有數百步的距離,而他柔和的聲音已傳進我的耳裏:「小兄弟,你的病終於好了嗎?」我不禁為之呆然,當時他是背著我的,竟能距離這麼遠便察覺到我行近,而且男人的聲音不溫不火,就像在耳邊發出一樣,充分表現出男人深厚的功力。

我不期然走到男人的面前,恭敬的跪下:「西門吹雪感謝前輩救命大恩,敢問前輩高姓大名?」男人轉過身來,一瞬間,我感到如劍般鋒利的視線上下打量著我,男人接著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江湖上的朋友見我嗜酒如命,稱呼我作酒劍仙,久而久之,我竟連自己的真姓名也忘掉了。」我知道江湖上一些出世的武林前輩喜愛隱姓埋名,也不再作深究。

劍仙前輩一邊為盆景澆水,一邊對我說:「小兄弟為何手持利劍不眠不休的通山亂跑,以致風寒入骨?」「前輩請叫我吹雪便可。」我感念眼前之人為救我而耗費多年苦修功力,不禁將自已的滅門慘劇重新道來。

前輩聽完我的遭遇,不禁噗了口氣:「吹雪,你可有容身的地方嗎?」只聽前輩的口氣鬆動,我知道只要跟在前輩身邊學來一招半式,報仇雪恨,指日可待,於是急忙道:「吹雪已無家可歸,求前輩收我為徒!」前輩別過臉,冷冷的看著我,銳利的目光像看穿我的企圖:「我想你死去的家人希望你過的是幸福快樂的日子,而不是江湖仇殺的不歸路。」我知道良機一閃即逝,於是再三懇求:「從我家慘遭滅門那刻起,幸福已注定與我無緣,吹雪懇求前輩成全。」前輩細心地推測我的誠意,最後無奈道:「既然吹雪你執意入我門下,便需要接受測試,在距離這兒五公裡的山腳處有一間酒家,你到那兒替我打十斤女兒紅回來,時限為一個時辰。」說完便交給我足夠半年使用的銀兩,便轉身回到屋裏去。

帶著十斤重物來回十公裡的山路,就算是成年人也難以辦到,而我亦心知前輩想我知難而退,重過幸福生活。可是一想到被姦淫致死的姊姊、父親為救我而被斬下的頭,我身體內的血便再次熱烈地燃燒起來。明知事不可為,偏要為之。

終於在一個時辰的期限前,我帶著滿身的傷痕與十斤美酒,回到了屋前。前輩打量著我的鬥志及決心,終於瞭解到我的執著,便扶著疲若半死的我說:「很好,吹雪你確實有成為一流劍客的條件,從今以後你便跟著我吧!」我察覺到前輩一直對我的期望與苦心,知道這或許是父親及姊姊死後第三個善待我的人,不禁衷心地跪下,叫了聲師父,朝他恭恭敬敬的行著拜師禮。

在第二天清晨,當我和師父吃過早點之後。我跟隨師父走進屋後的樹林裏,我們一直走了近一刻鍾,最後停在林中的一座瀑布前。師父靜靜地看著我,一改平日的溫和,義正嚴詞地對我說:「吹雪,在傳授武功給你之前,我希望你能立下重誓,決不能以劍灠殺無辜,否則就算你能無敵於天下,為師亦會負起為民除害的大任。」接著語轉溫柔道:「吹雪,其實為師亦是為你著想,因為你的殺心太重,為師恐你會誤入魔道,最後只會淪落至萬劫不復之境。」我明白師父語重深長的勸說只是為我著想,於是便跟隨師父立下誓言。

師父在我許下誓言後接著對我說:「為師一生曾創出兩套絕世之劍學武功,一套是活人之劍『玄天斬龍訣』,而另一套是殺人之劍『十字追魂劍』,兩套劍術先天上相生相剋。吹雪,你想學哪一套?」我隱約感到殺劍之名對我的吸引力,毫不尤疑便作出了選擇。師父像早已猜到我的選擇,也不說什麼,便對我解釋著劍訣傲義。

時光匆匆流逝,師父的十字追魂劍確是博大精深,其中除了劍法,更包含內功、輕功、受身、甚至以劍破暗器的方法也一一包含。我花了足足一整年才學懂首四式。

今天師父照常嚴厲地指導我,我就在瀑布般苦練了兩個時辰。師父細心抖正我的錯處,耐心地教導我,令我充分感到師徒間深刻的感情。師父見我呆望著他,便問:「吹雪,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嗎?」由於師父一直耐心指導,事實上我也沒有不明白的地方,在好奇心駒使下,便問了師父一個問題:「師父,怎麼我從未看過你的劍?」師父溫和的笑了笑,便答道:「劍嗎,就在我的身邊,吹雪你看不到嗎?」我好奇地看著師父的腰際,對絕世劍客所用的神兵利器確實非常好奇,可惜始終找不到半點端兒。

或許是我呆頭呆腦的模樣太逗趣,竟惹得師父笑了起來,正色道:「自從為師三十歲那年劍道大成之後,我的劍已與我溶為一體,我的劍無處不在。」我呆呆地聽著師父的造番話,隱約間好象明白了少許。師父詳和的撫著我的頭:「終有一天你亦會明白為師所說的是什麼一會事。」轉眼數載,我在師父的細心指導下已將十一式的十字追魂劍徹底學成,所欠的只是經驗與火喉。今天我一早練完劍,便忙著準備晚飯,只因今天是我的十五歲生辰。我和師父愉快地吃著飯,師父喝著的是我第一次為他釀制的米酒。

正當我準備收拾飯菜的時候,師父阻止了我,顯示有話要說:「吹雪,不經不覺我們在一起已七年了,而你亦長大成人,可以教的為師已盡數傳授給你,而你欠的只是經驗與火候。這兩樣對一個一流劍客而言是關乎生死的要事,所以由明天起你需要離開這裏作獨自的劍術修行。即是說,今夜將是我們的離別宴。」

我緊緊抱著師父高瘦的身軀,眼淚已奪眶而出:「師父,我捨不得你。」師父詳和地摸著我的頭:「傻孩子,為師也捨不得你,相信為師今生也忘不了你為我所釀的米酒,那種味道,一生難忘。快別再作女兒之態,來看看為師給你的離別禮。」師父從身後取出一個舊木盒,輕輕打開,裏面是一把式樣古舊的烏鞘長劍,師父抓著劍柄將劍抽出小半,室內隨即劍光四射,此劍名孤傷,劍鋒長三尺七,重七斤十三兩,乃用西域玄鐵所鑄,吹毛斷發,裂石分金,是為師往年所用的兵器,現在為師將它交給你。希望你能以之持劍衛道。第二天的清晨,我背著孤傷,騎上師父為我準備的良駒,與師父依依作別後便強忍眼淚,策騎向未知的將來出發。

離開師父已有一星期,我來到臨江的一條小村落,在這裏租了間小房子,暫時安頓下來。屋後有一大片竹林,我最喜歡在林中看著夕陽練劍。

我回想著昔日所學,展開劍法,孤傷就在眼前化成一片白霧。我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慌忙收起劍勢。一位妙齡少女由林中行至我的身邊,少女名叫夢兒,是我其中一位新鄰居。夢兒長得清秀動人,由於家中老父不幸病倒,所以夢兒便以采花為業,找尋生計。我走到夢兒的身邊,在她的花籃裏取出了一枝盛開的鮮花:「給我這個。」便交給了夢兒足夠一星期食用的銀兩。夢兒高興得親了我一下,由於我除姊姊外一直未接觸過妙齡女性,不禁羞得面紅耳熱。

我慌忙轉開話題:「很香!這是什麼花?」夢兒展開了甜美的笑顏:「這是梅花,據說能令人心景平靜,所以我最喜歡梅花和西門大哥。」說完乘我一呆便再次吻到我的嘴上。當我回復清醒的時候已發覺自己將夢兒緊緊攬著,我們二人的舌頭交纏著。腦中傳來麻痺的快感,這就是與女性親熱的感覺!我們直吻了近一刻鍾,夢兒才羞澀地推開我,頭也不回地跑回家。

之後的個多月裏,我除了練劍外總是與夢兒在一起。我們會牽著手,一同躺在草地上看夕陽,也會在半夜偷溜出來數星星。我發覺我在不知不覺中已愛上了夢兒,這段真致的戀情一直維持了三個月。就在三個月後的晚上,門外傳來了急速的拍門聲。

我才打開門,便已看到哭得梨花帶雨的夢兒撲進我的懷裏。夢兒邊哭邊告訴我,原來她的父親將她以五百兩賣給村外的一群山賊。我心愛的夢兒是來作別的,我吻掉夢兒臉上的淚珠,溫柔的撫慰著她。夢兒以輕柔的聲音告訴我:「西門大哥,你可否閉上眼一會?」我服從地合上眼,耳邊傳來了布帛脫落的聲音,一具赤裸的溫熱軀體已緊緊的攬著我。夢兒害羞的告訴我:「西門大哥,夢兒今夜要將最寶貴的交給你。」我們激烈地交纏著,我吻遍了夢兒雪白的嬌軀,基於男性的本能,我很快便將男性的分身刺進夢兒的處女地內。夢兒的處女血隨著我的插送由陰道口慢慢流出,染紅了潔白的床單,我們在激烈的交合中一同達到高潮。

我洩射而出的精元注滿了夢兒的體內,夢兒用盡最後一分力緊緊地抱著我:「大哥你可否答應我,每逢你看到梅花,你也會想起我?」我抱緊我心愛的夢兒,說:「今生今世我也不會忘記夢兒你是我西門吹雪的女人。」

夢兒出嫁至今已有三天,而我則痛苦地呆座在竹林裏,忘情地揮舞著孤傷,籍此將心中的悲痛盡情發洩。

我可以怎麼辦?夢兒的出嫁是父母之命,難道我能要她作出叛父逆母之舉嗎?一時竹林內劍氣沖霄,驚飛鳥,辟走獸。我完全忘卻心中的一切,只感到天地與我渾然一體。三個時辰之後,我滿足地走出竹林,我感到自己的功力更上一層樓,是愛與恨帶給我的動力,可是我一點也不快樂。不安的感覺傳到心上,我抬頭一看,發現村中升起了火光,我於是展開身法向村莊奔去。

當我一踏入村莊的時候,我已發覺大約有五十多名大漢在靜候著我,可是我完全沒有理會。視線只停留在地上一具赤裸的女體上,那是我心愛的夢兒。我走到夢兒的跟前將她輕輕抱進懷裏,那是一具完全沒有半點生命力的軀體。夢兒已徹底離我而去,先是生離,然後是死別。一名仿似首領的大漢排眾而出:「小子,你就是這娃兒的姘頭嗎?」我不答反問:「是你殺了她的嗎?」首領洋洋自得地道:「既然這娃兒已不是完壁,所以我便叫我的兄弟們一同與她樂一樂,我也想不到她這麼容易便快樂死了!」夢兒的死與姊姊一模一樣,同時翻起了我心底裏的仇恨。

「小子,大爺我問你叫什麼名字,你是聾的嗎?」我冷冷地抽出孤傷:「我的名字對將死的人毫無意義。」單看拔劍的氣勢,眾山賊已知我身懷武功,於是一湧而上。可惜的是他們都犯了一個錯誤,一個要命的錯誤!殺劍第一式〔一刀兩斷〕隨著我的一聲冷喝,五名一馬當先的大漢被我攔腰斬成兩半。

村民與山賊隨即嚇呆了一般,事前誰也想不到這瘦弱少年竟是死神一般的人物。我身隨劍走,劍出如風,但每劍揮出,必傷人命。才轉眼功夫,地上已躺滿山賊的屍體。我慢慢走到那首領的面前,深寒的殺氣已嚇得他跌坐在地上,雙腿間水跡斑斑,竟被嚇至失禁。殺劍第二式〔二道徘徊〕,劍尖如情人的玉手愛撫到首領的面上,劍氣直刮割得他面目模糊,片刻間已成為一條無首的死屍。

我望望手中的孤傷,山賊的鮮血把它冰冷的劍鋒染紅,可是他們的臭血不配沾汙我的劍。我把孤傷提到唇邊,朝劍鋒吹了口氣,鮮血便從劍尖輕輕滑落。我所吹的不是雪花,而是豔紅的血花,直至最後一滴血流離孤傷,我才把它放回鞘內。我抱起夢兒的遺體,頭也不回地便離開村莊,我把她安葬在一片小山坡上,以往我們最愛躺在這裏看星,相信夢兒也會喜歡在這兒長眠。黃土把夢兒輕輕蓋上,我感到我生命的一部份也隨她而逝,可是夢兒的死帶給了我新的目標,就是要殺盡神州的所有山賊,以報姊姊與夢兒的深仇。

對一個江湖人來說,最渴望的恐怕就是成名了。雖然有無數人也是朝著這目標努力,但是能成功的卻小之有小,就算能成功,到底來已花費了大半生光華。可是我才出道三個月,已徹底成名了。

在這漫長的三個月內,我踏遍了神州大地的每一個角落。掃平了不下百個賊巢。西門吹雪成為黑道中人見人怕的夢魘,每次我走到一個新的賊巢,對方只要看到我的一身白衣。已清楚知道我是誰和來這裏的目的。我從沒有說過一句話,只因我是來殺人的,要說就留待用劍來說。每一次,我都人畜不留地殺掉所有眼前的生物。我像變成一隻嗜血的厲鬼一樣,血腥味滲像我的骨子裏,無論多努力洗刷也弄不掉血的氣息,當時我真的認為這一生將會就此完結。

我走曆千山萬水,尋覓生存的意義與價值,其中也遇到不小有趣的人物,而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擁有四條眉毛的怪人。我們在山道中相遇,他只一眼便知道我是西門吹雪,而他正懶洋洋地躺在地上喝酒。他說自己叫做陸小鳳,可惜我只對自己要殺的人才會留心,於是毫不理會便捨他而去。

啊!你會用劍的嗎?我看到你背著把好劍,能借給我看看嗎?我冷冷地看著他,只因懷疑我的劍已是對我的侮辱:你想看便看過夠。說完便拔出孤傷直刺到他的身前。我也不是想傷害他,只不是希望嚇一嚇他,給他一個小教訓。但我萬料不到這酒鬼竟以兩根手指,便把我的劍鋒緊夾著。這對我來說簡直不可思議,亦令我體會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想不到我們後來竟結成至交好友,而我坦承陸小鳳這人雖然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大混蛋,可是他一直也是我唯一完全信賴的朋友。

我們風花雪月了一般日子,而剛巧他身有要事,於是我們便在京城分手。陸小鳳對我的影響非常深遠,令我這只懂得廝殺的人生得到了友情的點綴。可是他對我的影響再大,也不及接下來我所要說的人:她就是我一生的第二最愛--小雪。

我在京城落腳的地方,就正是我們西門宅的老家。由於慌癈了好幾年,現在已變成流氓的聚居地。他們甚至強搶附近的民女當作洩欲工具,而事後則禁錮那些少女在大屋內服侍他們。我幹掉放哨的流氓,堂而皇之的走進大屋內。為首的賊頭總算見多識廣,只看我的一身白衣已認出我的來歷。忙低聲下氣的把結我。

我也不理會這種小人,只冷冷問:「準備好了嗎?」賊頭一呆下,問:「西門大爺要小人準備甚麼?小人立即去辦。」這他媽的賊頭真令我噁心,我只冷冷的回答:「準備受死。」一眾流氓立時陷入恐慌:「為什麼?」我也不希望他們死得不明不白:「霸佔西門家、姦淫良家婦女。」賊頭也知不能善罷,於是搶先拔出長劍直刺向我。太慢了,孤傷離鞘而出,一招二度夢徊已將賊頭了結。

這一招是我為紀念夢兒而從二度徘徊一式中加以改良所創,劍意中包含著我對夢兒的哀痛與愛慕,令劍勢加倍蕩氣徊腸。憑區區山賊根本不足擋我一招半式,才半個時辰,近半百的流氓已全數被我幹掉。我在柴房內找到為數大約二十人的少女,大部份人也是半裸身軀。她們明顯聽到屋外的打鬥,驚慌得縮在一角。老實說那些流氓的功夫雖然水皮,但說到挑女人倒真有一手。屋內的少女雖說不上天香國色,但起碼人人也是中上之姿。我解除她們的束縛:「那班流氓已被我全數宰掉,你們自由了。」我本以為眾人會一湧而散,想不到半刻鍾也毫無動靜。

其中一位最美的少女走到我的身邊:「感謝恩公再生之德,可惜這裏的大部份姊妹的家人已遭賊子殺絕,再也無家可歸,小婢唯有代表她們求恩公收留。」

我不忍心拒絕楚楚可憐的少女們,而西門家也需要人打理,於是便答允收留這群少女。這班少女除了年輕貌美、身段迷人之外,個個也精於侍候男人之道。滿身血汙的我被四、五人拉到澡堂內,其中一人早已燒好熱水靜候著,當中較年幼的三人輕柔地解去我身上的衣衫,按摩著我的上半身。我跟隨她們走進注滿熱水,大得足夠容納七、八人的大木盆內,其中兩名最美的少女也脫去衣服,一前一後的緊夾著我,坐進浴盆內。五名少女中,一人負責添水、一人負責為我梳洗頭髮、一人則專為我修甲,而前後緊靠著我的兩名少女則用她們幼滑軟白的乳房磨擦著我的肌膚。

由於感激我將她們救出流氓的魔掌,每人也加倍細心侍候。尤其是在前後「夾攻」我的二人,不但用她們的嫩乳擦遍我的全身上下,甚至手口並用,二人的香舌掃過我身上每一處敏感的地方。

血氣方剛的我哪堪忍受如此挑弄,隨即生出了生理反應,硬漲的分身已如燒紅的鐵棒一樣「挺身而出」,身前的少女見狀慌忙為我提供唇舌服務,溫暖濕潤的小嘴包容著我,輕輕吸啜,少女的嬌首前後套弄,一時深喉,一時淺啜。舌尖掃拂著馬眼,傳來一波一波的強烈快感。不爭氣的我很快便一洩如注,令少女的嘴內充斥著我的精液,少女沒有一絲難耐的神色,服從地吞下嘴內的精液。

一直為我修甲的少女也完成手上的工作,脫去衣服走進浴盆內代替剛才為我口交的少女。雪白修長的玉手按摩著我的分身,我很快便重振雄風,少女面向著我輕住在我的身上,玉手引導我的分身直刺進她的蜜穴內,我粗大的陽物直抵少女的花心,少女已急不及待的上下扭動腰肢,來回套弄著。

少女胸前的一雙玉球來回跳動,磨擦著我堅實的胸肌,同時雙手緊攬著我的頸項,香舌吞吐,輕送進我的嘴內。自夢兒死後積聚至今近半年的欲火已被這動人的美女再次燃起,也不造作便攬著少女的腰肢猛烈抽插著,同時使出學自陸小鳳那混蛋的床上功夫。少女被我的猛烈抽插弄得嬌喘連連,才半注香時間已欲仙欲死,高潮疊起,證實陸小鳳所教的方法確實有一手,說不定將來他能靠當男寵(古時的男妓)為生。我們六人足足在澡堂洗了個多時辰,事後每人雨露均沾,被我滿足得雙腿發軟,需要互相扶持才能走出澡堂。

當晚吃過晚飯之後,我和其中兩名最美,負責貼身服侍我起居的少女回到闊別多年的寢室,過了極端充實的一晚。我在其中一名叫巧兒的少女體內注滿了我白濁的精漿,才抱著二人溫香軟玉的嬌軀悄然入睡。

光復西門家後三天,我獨自一個人走在京城的大街上。我記得陸小鳳曾對我說:「無論身處何地,你也能在怡紅院找到最好的酒及女人。」於是我便順步來到京師最大的院子裏,當然我的目的只是美酒罷了。上好的竹葉青放到臺上,我獨自一人細酌著,心中竟感到無限的孤寂。想起命薄如花的紅顏、恩深義重的師父、含辛如苦的姊姊以及粗勞半生的父親。酒不禁喝得越來越急,我很快已不勝酒力醉倒桌上。迷糊間我聽到一把甜美的女聲在耳邊向起:「小如,你看這位公子醉倒了,你幫我將她扶到我的房間吧。」身邊的另一名少女隨即回答:「是,小姐。」不知過了多久,我從睡夢中醒來,只感到頭痛欲裂,我在心中提醒自己今後切密胡亂飲酒,便開始打量身處的房間。我察覺到房間的屏風前坐著一名長髮垂背的少女,明媚如畫,嘴角含春,正專心彈著古箏。少女擁有清純的外貌,楚楚可憐的氣質,加上高佻的身材,實是千中挑、萬中選的絕世尤物。

少女同時察覺到我的醒來,略帶沙啞而又充滿磁性的嗓音向起:「公子你醒過來了嗎?請過來喝杯蔘茶解酒。」我隨即記起這是在我酒醉時叫人扶起我那少女的聲音。我稍為整理一下思維,便走到少女的面前坐下:「請問姑娘,這裏是甚麼地方?」少女笑了笑,回答我:「公子你仍在怡紅院內,我叫小雪,這裏是我的房間。」在怡紅院內有房間,這名小雪難道是……才剛升起這念頭,便想起陸小鳳曾對我提升京城有位賣藝不賣身的名妓,就是叫小雪的,傳聞她豔麗無雙,說不到竟在此遇上。

「看公子露出恍然之色,想必聽過小女子的名號。公子你身配利劍,想來一定是一位有為的年青俠士,不知可否告知名號?」我拱一拱手道:「不敢,在下西門吹雪。」小雪聞言竟露出愕然的神色:「你就是在三個月間,獨力挑了大江南北近百賊巢的西門吹雪?」說完竟跪下向我施禮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西門恩公,請受小女子一拜。」我慌忙起身相扶,可惜由於剛剛酒醒,手腳難免有些糊塗。竟被身邊的台腳一勾,整個人跌得撲向小雪的懷裏。我發覺自已竟把小雪按在地上,自己則緊壓在她的嬌軀上,二人四目交投,相距不過寸許。我慌忙坐直身子,順手扶起被我按倒地上的小雪。

小雪羞紅了臉,卻毫不在意,只道:「小女子五年前家中欠下巨債,家父更慘遭債主活生生打死,小雪為了家中幼弟妹著想,只好賣身青樓,同時許下諾言,誰若替小雪報此深仇,小雪便以身相許。」而小雪的殺父仇人,正是月前死於西門公子劍下的餓虎崗頭子黃任充。

我默默整理著小雪話中的含意,大致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指我替她報了父仇,所以要報答我,而方法是以身相許!慢著,以身相許難道是指要跟我幹嗎?小雪乘我尋思間已轉身鎖上我身後的木門,輕解羅衣走到我的面前,露出雪白皎好的身段。濕潤的紅唇覆蓋到我的嘴上,香舌伸進我的嘴內交纏著。

我隨即被欲火沖昏了頭腦,輕輕把小雪抱到床上,脫下自己身上的衣衫便對身下的尤物展開侵犯。我吻遍小雪動人的雙峰,舌尖挑逗著嫩紅的乳收尖,輕輕吸啜。小雪抱緊我的厚背,任我施為。我舔弄著小雪濕潤的蜜穴,愛液由緊窄的嫩穴內流出,被我以舌尖舔過乾淨,我對準深藏在花瓣內的嬌美珍珠,唇舌加重力度吸啜舔弄。強列的快感令小雪刺激得躬起背來。經過充分的前戲後我終於忍不往將硬直的分身刺進小雪的蜜穴內。

吹雪結實的插入小雪的體內,才進入瞬間小雪緊咬著唇強忍著破身的痛楚,我在小雪緊窄的陰道內儘快抽插。賣力地將小雪推上一波一波的高潮,經過了長達數個時辰的激烈交纏,我將灼熱的精液注滿小雪的體內。雲收雨散後,我緊緊攬著倦極睡倒我懷內的小雪,小雪的下身落紅片片,證明小雪雖處身青樓仍潔身自愛,越發對她加倍憐愛。想起夢兒死時我那呼天搶地的樣子,愛情來得總是令人意想不到。我在小雪醒來前找來怡紅院的負責人,替小雪辦好贖身手續,便靜靜看著身旁的玉人海棠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