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色古香  »  西游小記

西游小記
急雨收殘暑,梧桐一葉驚。
  螢飛沙徑晚,豌語月華明。
  黃葵開映露,紅蓼遍沙汀。
  蒲柳先零落,寒蟬應律鳴。

  三藏師徒四人在路上已非止一日,早又是夏盡秋來,新涼透體。這一日正行
處,忽見一座高山,風插碧空,真個是摩星礙日。三藏見此山險惡,心中戰戰兢
兢,急忙提醒三個徒弟謹防妖怪。

  那行者見師父這般膽小,他就上前說道:“師父,休得擔心,有事弟子服其
勞,我觀這山甚是險峻,倒確是恐有什麼怪物出沒,師父且請慢行,待徒兒前去
探一探路。”

  那長老聞言甚是喜歡,就吩咐道:“如此甚好,只是一路須要小心。”

  行者答應一聲,駕起一道祥雲,直奔山中,行得兩三百裡路程,仍是未出這
山,四望茫茫,更奇的是這山中更無一戶人家,行者不禁暗想:“看來這山雖是
險峻,卻無甚麼妖怪,師父這一遭兒卻是多慮了。”

  正自家忖度,就聽得山背後一片哭啼之聲,急回頭看時,原來是四、五個小
妖兒,駕了一輛馬車,車上押著一伙婦女,正從北往南而走哩。可憐那些婦女,
俱都是衣衫不整,半裸著身體,被小妖用繩子穿在一起,吆吆喝喝地逶迤而行。

  行者見了不禁笑道:“師父這回卻是有些兒靈兆,這山中果然是有妖怪。是
了,這些小妖擄得這些婦女,想必是將這些婦女送到妖怪洞府中去,且等我去聽
他一聽,看他說些甚話?”好大聖,搖身一變,變作個蒼蠅,輕輕飛落在其中一
人帽子上,側耳聽之。

  走不多時,只聽一個小妖說道:“哥哥,我肚子饑了,我們且先將這些肥豬
挑一個嫩的宰吃了可好?”

  另一個看來有些老成的小妖兒回道:“兄弟,這些肥豬都是大王要的,只怕
吃了以後大王怪罪下來咱們擔當不起。”

  第三個道:“大哥太也多心,大王整日價吃人,哪裡在乎這個吧。”

  那小妖猶豫得片刻,想是自己也肚饑了,就點頭道:“不錯,我們走了這些
時候,確是有些腹餓,也罷!我們就吃一個吧。”眾小妖齊聲叫好,最先一人笑
道:“哥哥,前面那座筆峰之下就是山泉所在,我們就在那裡升個火可好!”

  一行人加緊前行,不一刻,就到了一座筆峰之下──何謂筆峰?那山頭長出
一座峰來,約有四五丈高,如筆插在架上一般,故以為名,峰下卻有一道山泉。

  那些小妖在峰下停下腳步,就撿柴的撿柴、生火的生火,那帽上停了行者的
小妖怪卻自行在那些婦人中打量。這些女子都是聽得小妖說話的,知道他是要挑
吃的了,一個個嚇得縮頭藏頸,不敢做聲,行者就在帽上仔細觀瞧,見這些女子
都是三十到四十上下的年紀,雖是相貌丑妍有別,卻都是生得白白胖胖,肌膚嬌
嫩。

  原來這行者當年在花果山占山為王,鎮日價吃人,卻是個吃人肉的老手。那
人肉乃是世上第一美味,肉質鮮美,憑你是仙是聖是妖,吃得一次,定然再不會
忘。此時行者見了車上這些女子,他就暗歎了一聲:“好!!果然是好肥豬。”
口中不自禁垂涎三尺,心想:“我當年在花果山逍遙自在,像這等美食每日都有
個把,自從這一向跟了老師父,一日三餐便是吃素,口裡直淡出個鳥來,反倒比
不上這些小妖兒自在快活。”

  這時那小妖卻走到車上,伸出手來,把車上女子身上衣裙盡都剝下,赤條條
的,一個個仔細挑選,那些女子,一個個含羞帶怯,又怕被他選了去,只是將雙
手捂住小腹,嗚嗚的哭。原來這人肉雖然好吃,做法卻頗是麻煩,就算是上好的
美肉,倘若做得不好,吃起來滋味便要大打折扣,誠所謂“櫻桃好吃樹難栽”。
更有一樣,乃是在選料之時,最要緊是要有四樣講究:鮮,甜,韌,肥。

  那個鮮字,乃是說所吃之人在宰殺之前必得要是活的,且是需得血氣越旺越
好,若是將死人洗剝了下鍋,無論怎麼掩飾吃時也有一股子馊臭味,憑你再好的
胃口也敗了。那個甜字,卻是說需這被吃之人在宰殺之時心情越高興越好,因那
人心情好時血脈流動便快,只有這等宰殺的活人,肉才香甜可口,若是害怕時便
易血脈緊張,以至肉味變酸,也不好吃。所謂韌,就是上等人肉一定要是已經完
全長熟的成人,這樣的肉吃起來才有嚼頭,而且男子肉還略嫌老粗,最好是三十
到四十之間的女子。所謂肥,就是這人肉須得有一層半指厚的肥膘方最為可口,
若果沒有這層脂肪或者厚了便都不好。

  這四條都是吃人肉的要訣,若要吃人吃得好,端的要看那廚子能否做到這四
條。其中最難得的卻又是第二條,想哪人死前那個不怕?若要人死前高興,非得
有超凡本事不能做到。行者見了這小妖車上的女子,曉得當初在挑選這些女子之
時深得後兩條個中三味,就知這些小妖乃是吃人肉的積年。這時見那小妖選人,
他便心中暗想:“只不知他料理功夫如何?”

  這時那小妖兒已從眾多女子中選了一個,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伸出大手一
把,把這女子揪下車來,行者見這女子約摸三十多歲,眼似秋水,腮若夭桃,胸
前一對白玉峰高高聳立,服下一片黑毛便如海草一般,體態風流,實在是人間尤
物,不由得心中暗叫可惜:“這小妖兒行動粗魯,定非良庖,吃人乃是人間一大
樂事,尤其是這等美女,怎能胡亂就咽下肚去,實在是暴殓天物。”

  那女子見撿了自己,早嚇得花容失色,婉轉嬌啼,手腳酥軟,說不得,被那
小妖抓了到山澗邊清洗。

  行者心中甚是不捨,偏又不能自己動手,正在沒奈何處時,卻聽一妖說道:
“哥哥!你莫要把這女子弄死了,死人肉就沒有味道了。”

  那小妖無奈答道:“只是這一點我卻無法,這女子自己怕得要死,我卻有什
麼法子。”眾妖齊聲叫苦,卻是無可奈何。

  這時侯突有一個小妖問道:“哥哥,我聽說唐僧這幾日就要到了,只不知唐
僧肉比起這些母豬來那個好吃?”

  內中一個小妖答道:“兄弟,唐僧肉雖不好吃,卻是延年繼壽的寶物,吃他
一口抵得上千年修行,這兩個是不能比的。”

  先一妖問道:“哥哥,你說我家三個大王,能吃得了這唐僧肉麼?我聽說那
唐僧三個徒弟,都是神通廣大之輩,尤其是那個大徒弟孫悟空,乃是當年大鬧天
宮的齊天大聖,有萬夫不擋之勇,又慣能變化,卻不知我家大王如何拿他?”

  噫!那行者聞得此言,不由得心中驚異:“這就怎把我知得如此詳細,看來
這山中妖物定非尋常之怪,似這小妖,再多幾萬,也不打緊,卻不知這三個老魔
有甚手段,帶我問他一問。”其實心中還有順帶也嘗一嘗鮮肉之意。

  好大聖!他就飛過後山,急轉身騰拿,也變作個小妖兒,和那些小妖兒一般
衣服,繞過山來,叫道:“好啊!這是給大王的肥豬,你們卻在這裡偷吃。”

  那小妖聽的這話,嚇得都跳起來,正做沒理會處,那正在山澗邊待要洗滌女
子的小妖卻有些見識,他就站起來問道:“你是哪裡來的?”

  行者心想:“這小妖兒卻機靈。”口中就笑道:“好人呀!一家人也不認得
麼!我是巡山的。”

  那小妖道:“我等和巡山的兄弟都甚是熟絡,那些弟兄裡面沒你呀。”其余
眾小妖也都搖頭:“面生,面生,認不得。”

  行者道:“可知道面生,我是燒火的,新近派來巡山,你會得我少。”

  那小妖道:“少會少會!可疑可疑!我大王家法甚嚴,終不然又要你燒火,
又教你來巡山?”

  行者口乖,就趁過來道:“你不知道,只因那唐僧師徒就要過境,大王要吃
唐僧肉,就派我等燒火的先來觀望,看那唐僧肉怎生才能做得好吃。”

  那小妖聞了她此言,他便笑道:“如此說來,你想是會做人肉的吧!如此甚
好,我這裡正有一個非主要吃,便由你來做了吧!”

  原來那小妖也知道唐僧師徒乃是佛門弟子,向例茹素,他料定這小妖若是唐
僧徒弟變化,定然不敢殺生,哪知行者本就是妖怪出身,近些日又未開葷,早就
在想法兒謀他食吃哩!他聽的這話,正中下懷,自家心下忖度:“待要不做,這
小怪兒便要疑我是假的……何況許久未得享用這等鮮嫩的美肉……”

  行者主意一定,當下笑道:“正是,我也正有些兒肚饑,何況這麼新鮮的肥
豬兒,我就做了給你們瞧一瞧吧!”即伸手從那小妖手中將那女子接過,只覺入
手處一片冰冷,倒不由得吃了一驚:“莫不是這女子早已驚嚇死了?”稍停摸得
心口仍有些微溫熱,這才把吊在空中的心放下。

  心想:“當年俺在花果山,日日吃人也煉出了一手好廚藝,這些年跟著老師
父,卻不知道還記得否?今日且就復習復習。”

  好大聖!就將手放在那女子胸前,抓住兩個肥肥大大的奶兒用力揉捏,只覺
得這雙大奶柔中帶韌,不由得暗自喜歡:“酥而不爛,果然是好奶,這小妖兒倒
會選人。”

  行者且先放下那奶兒,又伸手去摸女子 戶,那女子毛發雖然濃密,卻是根
根細柔可數,那桃源洞口,門戶重叠,色做深紅,行者一捏一放之間,只覺得那
 戶急速腫脹。

  行者笑道:“好娘們!真是騷得很,且看你能否抵得過老子一合。”

  那行者手中暗暗用勁,不消片刻,女子便翻然醒轉,原來她她一雙大奶被行
者握在手裡,摸捏彈揉之時,早撩動一腔春情,世上女子但凡過了三十,正是血
氣最為旺盛之年,便需得時常淫樂方能壓服,故此有“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之
說。這女子年過三十,本就愛與男子交合,那裡還禁得住行者撩撥,不由自主的
搖動身體配合。

  行者見女子情發,並不急進,好整以暇,左手卻從身下拔了一根毫毛,握在
手裡,暗叫一聲“變”,就變成一顆“貞女蕩”的奇淫春藥,拿出來,放在女子
口中,又變出一根黑色布條,將那女子雙眼蒙住。

  那些小妖見他此舉,都是大惑不解,哪知行者這一番舉動都有用意:要知若
要令女子血脈加速更兼心情暢快,最好莫過於淫樂之事,行者不願多花時間,故
此要喂女子服下催情的藥物,而以那布帶將眼蒙上,卻是要讓那女子不能視物,
這等一來女子自是看不見自己被活殺之慘狀,而在黑暗中摸索,反而平添一番情
趣。

  這淫藥果然是效應非常,那女子本已發情,哪裡還禁得住春藥,服下去不多
時,就渾身火熱,粉頰含春,早忘了身處何方,哼哼的,扭動腰肢摟住行者就要
求歡,只是雙眼不能視物,無所適從,是故抓著行者衣服不放。

  行者這調調是走熟了的,當下施展挑情功夫,雙手在那女子身上游走,又去
捏她私處的一點櫻桃,卻已有手指頭大小。這時那女子發情,一個紅彤彤的 戶
腫脹不堪,恰似一朵鮮花盛開,被行者覺察出那女子外陰頗為肥厚,毛發濃密,
這時發了情,熱烘烘的,偏從那肉縫之中卻有異香發出,行者只覺滿手濕淋淋的
都是女子流出的淫水,知那女子已是情濃之極。

  行者見此也是淫興高熾,飛快解下皮裙,露出一物,粗若兒臂,長有尺余,
大異尋常。原來猿猴之屬,陽物最為長大,那行者又是千年石猴成精,陽物之硬
長更非尋常猿猴可比,他又練成如意心法,長短隨心所欲,是以胯下一根神棒,
實是天下女子夢寐以求的稀世之物。

  那女子雖不能視物,卻是急不可耐,一把摸到行者胯下之物,就知是一件妙
物,握得緊緊的再不肯松手,行者倒也沒奈何,只得躺倒在地,把那女子摟起將
陰戶對准陽物放下,果然是一蹴而就,一下子就到了底。

  那女子得了此物,快活非常,騎在行者身上,沒命的聳動,但見她:

  柳腰款擺,肥臀輕搖,
  柳腰款擺迎玉柱,肥臀輕搖動銀杵。
  起起落落,猶如蜻蜓點水,
  吞吞吐吐,好似紅龍戲珠。
  秋波堪堪,說不盡那妖娆態,
  朱唇嘤嘤,道不完這嬌媚姿,
  真疑瑤池王母今到此,
  卻歎月裡仙子怎如斯。

  那女子異常情濃,行者就暗生憐惜之心:“這許多時沒有做這勾當,當年那
些技藝早已荒疏了,這小娘子現下插的這般滑溜,想是因為我把她挑撥得狠了,
也罷!總是將死之人,且讓她盡情歡娛。”他就挺動身軀逢迎,這女子哪堪行者
施為,只喜得口中嗯嗯亂叫,一個肥肥的圓臀沒命的郐下來,兩個大乳房在胸前
亂晃,妖柔之態,動人心魄。

  那一干小妖見到這等香艷情景,也都按捺不住,撲上來,摸的摸、捏的捏,
那些小妖陽物雖不如行者,畢竟是成了精的怪物,也自有可觀之處,況那女子原
吃了春藥,雖是一個 戶被行者占住,畢竟仍有不滿,看到那些小妖兒,她就一
把握住,卻用口去吮吸,做一個吹蕭之狀,另有一個小妖卻瞅准後庭插了進去,
就喜得這女子渾身亂抖,其余小妖只在她身上四處抓玩,但見有空處時他等自行
填補,只是這一遭更弄得那女子快活無比。

  原來這女子年過三旬,體態豐滿,那話兒溫潤如玉,松緊有致,套在行者長
棍之上,行者只覺猶如醍醐灌頂,弄得全身說不出的暢快淋漓,那些小妖兒都互
相在換位置,這行者哪裡捨得,忍不住笑道:“我的小親親,你這般賣力,老子
今日要宰殺你,還有點捨不得哩。”

  口中一邊說,一邊將女子放倒,盡力賣弄技術,直弄得女子香汗淋淋,渾不
知身處何方,早就丟了幾次,轉眼間又已爽到興高采烈之處,女子一聲尖叫,嬌
軀猛顫,身子後倒,行者只覺那女子陰門便如一個皮箍兒一般將自己那話兒箍得
緊緊,抽拔不出,知她已是到了極致,忙把那女子推倒,隨著他那根巨棒拔出,
就見從那桃花源中標出一股極白極濃的淫精。

  這女子何時曾受用過這等地快活,不由得四肢無力,全身酥軟,一顆心早已
是飛上半空,迷迷糊糊不知所以。

  行者早已等的心焦,這時見時機已到,事不宜遲,且把憐香惜玉之心放下,
伸左手按住女子胸脯,右手摸出一把毫毛變成的鋼刀,觑眼見那女子正嬌吁吁的
喘氣哩,嗖的一聲去那心窩裡只一刀,立刻將一顆活撲撲的紅心挖出,那女子卻
不立刻就死,四肢亂蹬,口裡只叫:“親親我的兒啊!弄的老娘好快活!”

  原來這女子正在洩身,全身酥軟,又看不到,渾身上下八萬四千個毛孔,舒
爽松弛,這時周身都是快意,便是感覺到些微疼痛,也只會更加的興奮,益添興
致,任你如何傷殘,她只嫌這刀下得太輕,哪裡會有一些兒痛感。

  那行者久做此事,知道若在此時殺她,這女子非但感覺不到什麼痛苦,反而
有一股子異乎尋常的快意,當下趁熱打鐵,刀鋒下移,從上到下割出一條口子,
“噗”的一聲,登時肚破腸出,那女子一聲尖叫,從陰戶之中又射出了一股子較
之先前只有更濃的白漿,同時尿液、大便一齊流出,渾身顫抖,顯是舒服到了極
點,這時一縷香魂,才飛到離恨天上。

  行者這時也不管她,快手快腳,霎時間將那女子內髒全數排出,那女子此時
已是變得腹中空空如也,只留得一個空肚子,就把那女子丟到山泉之中,盡快用
山水洗滌得乾乾淨淨,隨即用一桿長槍將那女子串起,放在一個架子上烘烤,隨
手放上調料。

  這些事行者乃是做熟了的,這一連串的動作其快無比,待得生起火來時,那
女子仍是面帶笑容。他早知殺人之時,必得女子洩身,那時女子又見不到自己身
體,欲興未過,早已失去知覺。這等做出來的熟肉,其味方才鮮美。

  那些小妖兒見到行者這等手段,都驚得目瞪口呆,心下佩服不已。

  翻來覆去烤不多時,肉香四溢,眾妖個個垂涎欲滴,那女子經過行者這一番
的燒烤,就烤得全身焦黃,遍體脂油,果然是濃香四溢,與生時大是不同,怎見
得?有詩為證,詩曰:

  侬本多情風流女,一笑傾國百媚身;
  潤玉生香空余恨,辣手摧花太憐生,
  芳魂猶思雲雨意,玉體要祭五髒神,
  為惜嬌容文火炙,肉香尚帶脂粉香,
  溢膏流脂食腸動,柔肌嫩膚滋味長,
  一雙碩乳酥且軟,十根玉指脆又香,
  最是陰花惹人愛,豐腴鮮美齒留芳,
  須臾美肉都去盡,獨留骷髅向黃昏。

  那行者見火候已到,即刻將女子從烤火架上褪下,便取出鋼刀,他是個手快
的人,一刀便將那女子會陰處切走,自家抱著大嚼,只覺其味脆爽,果然是人中
上品。

  原來那女子人身各處,最為可口之處莫過於會陰。何故?因其處天然柔軟,
肥厚多脂,且有韌性,又是從來不見天日,不像其他地方有風塵痕跡,更兼有異
香撲鼻,又能收滋陰壯陽之功效之故,是以可口。這行者早知其中之妙,是故也
不謙讓,徑直取食。

  那些小妖聞得肉香,哪裡還按捺得住,先還不知熟否,這時見行者動了手,
他們也是一湧而上,你爭我搶,或切大腿,或截人頭,只聞一片“咯咯”之聲,
轉瞬間將一個好好的女子分解得不成人形,吞下肚去,一個個盡情吃飽,都對行
者手藝贊不絕口。

  那行者聰明伶俐,見得此景,就乘機打探道:“各位兄弟,你們這卻是從哪
裡來?”

  這一眾小妖這時哪裡還對他有猜疑之心,就有一個道:“我等是奉大王之命
從獅駝國京城運這些女子來。”

  那行者聞得此言,立刻就道:“胡說,想那獅駝國既是一國,怎容得你等如
此擄他國中婦女?”

  那小妖兒道:“原來你不知,我家三大王原不在這裡住,離此五百裡,有一
個獅駝國,我家三大王百年前占了那城池,將滿國老小都當作肥豬,時時都能吃
人,這些日因他住在這裡,我這山中活人早已被我家大王吃的乾淨,因此要我等
從獅駝國先運些肥豬來充饑。”

  那行者聞得此話,自家心中驚訝:“好妖魔,這等厲害。”口中卻笑著道:
“我豈不知,只是不瞞各位兄弟,這幾日唐僧就要到了,大王有令,那孫悟空慣
會變化,恐他變做自家人模樣,因此命我等巡山的,見人要細加盤問,看你們中
有無假的。”

  那些小妖見說道海底眼,更不疑惑,俱都道:“我等都是真的。”

  行者道:“你等既是真的,我家大王有何本事,可說來聽聽。”

  那些小妖沒奈何,就說道:“我們這座山場喚做八百裡獅駝嶺,我家三個大
王,老大王和二大王都是久住這裡的,我家老大王神通廣大,當年為著蟠桃會沒
有請他,他發起怒來意欲爭天,一口吞了十萬天兵。我家二大王武藝高強,一條
鼻子便似蛟龍,任你英雄好漢,被他鼻子卷到時,也要魂飛魄散。我家三大王也
不是凡間怪物,行動時抟風轉海,振北圖南,又有一件寶貝,名喚陰陽二氣瓶,
常人若是被這寶貝收了,只消得一時三刻便要化為膿水。”

  行者聽得暗暗心驚:“別的都還罷了,只是仔細提防他這個瓶兒。”又應聲
道:“三個大王的本事,只不知是哪個大王要吃唐僧哩?”

  那小妖笑道:“大哥難道連這也不知?這唐僧乃是十世修行的好人,吃他一
塊肉便得千年不老,西方路上哪個不想吃他?我家三大王本在獅駝國,正是因為
怕那孫悟空厲害,自家拿他不過,才與我家老大王,二大王結義,合心協力搭伙
兒捉他唐僧哩。”

  行者聞言,心中大怒道:“這潑魔無禮!怎的就這等算計要吃我的人。”恨
一聲,卻使了個障眼法,先把那車上幾個婦女兩眼障住,他就把身一搖,擎出鐵
棒,向這一眾小妖頭上只一壓,可憐這些小妖就已變成了肉泥也似,那行者再在
小妖屍身上搜尋時,卻在那為首的腰中摸得一塊牌兒,上面刻了三個小字“小鑽
風”,心中暗想:“想來這便是那小妖名字。”他就搖身一變,變做和那小妖一
般模樣,他又拔出幾根毫毛,變做別的小妖,依舊押著那一車婦女,沿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