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色古香  »  變種殭屍系列

變種殭屍系列
八月十五,正是殭屍吸取月光的好時機,但在這時候卻有一隻男殭屍,被綁在靈靈堂的密室之中。原來是捉妖天仙馬小玲,趁這批殭屍出來吸月光時擒獲的。這殭屍被紅線綁在桃木架上,彈動不得,口中卻大罵:「我今天給你們馬家捉了,要殺就殺,我死也不會出賣老板....」話未說完,就捱了馬小玲一腳,馬小玲:「癈話!你是第二、三代殭屍嗎?!看你也不知甚麼機密,要套取資料才不捉你!」的確,這殭屍僅僅是第八代,只是一個樓邏。

這殭屍老羞成怒,便罵:「甚麼捉妖天師,很能幹嗎?啊!當然!既然能被我們三十多兄弟幹過,當然十分能幹!」這時馬小玲心裡立刻一酸,好不難受,轉過了身低下頭,淚己流下。殭屍以為口上佔了便宜,還道:「怎麼?呵呵,還在回味呢!」突然,馬小玲回身,便踢向他下陰,還手腳並用,打下十多道重擊,口中唸著:「都是你們!都是你們這些殭屍,令我....令我....」她說到這裡己哭不成聲,才停止攻擊。殭屍己身受重傷,吐血不少了。

馬小玲半哭半罵的走到窗前,呆望了月光一晌,難免又想起那晚的一事....

過了幾分鐘,馬小玲好不容易才穩定情緒,又走近殭屍。今次她一手掐開他口,放了一粒藥丸進口,然後迫他吞下。他吞下了,忽然發展馬小玲好像有點 ,而她的眼光更好像望向自己的小弟弟!馬小玲也發覺了他的注視,臉部更紅。她吸了一口氣,便蹲下了身,頭正正對住他的小弟弟。又猶疑了一陣,她終於用手輕拍了小弟弟幾下。小弟弟受了這刺激,自然勃起了,同時殭屍感到身體出現反應....「喇~」一聲,馬小玲把拉鏈拉開了,小弟弟應聲彈出,直指她的鼻子。本來她也給這八吋巨鳥嚇到,但定下神來,便一手抓住了雞巴,用舌頭舔他的龜頭....

殭屍這時不敢相信眼前景像:殭屍克星馬小玲竟主動為一個第八代殭屍吸雞巴!馬小玲舌頭慢慢由龜頭舔到陰莖、根部,再舔回龜頭,把龜頭含入口中,越含越深,一時用舌頭糾纏刺激雞巴,一時全力吸啜,帶來無盡壓迫感....殭屍望著馬小玲吸啜他雞巴時,見到她面頰出現了雞巴的形狀,忍不住要勉強挺了幾下腰。馬小玲也越吸越賣力,一方面用手套弄;另一方面,她也前後晃動的吸啜雞巴。殭屍再挺了幾下,便忍不住了,身體顫抖,把清液都射到馬小玲口中,她也一滴不漏的吞下肚,甚至連龜頭上的少少清液,也要舔啜乾淨。

正當殭屍慢慢平復呼吸、以為剛剛享受完一吹簫服務時,馬小玲的手又用力抓住了他的雞巴,用舌不停在他龜頭打圈。在她粗暴的套弄下,小弟弟又勃起了,她用力去吸,很快殭屍又射了。在這晚,馬小玲不停的套弄、吸啜和吃精,殭屍一共在她口中射了二十多發,最後連血精也射出來了。到了清晨六時,殭屍最後一發也給她吸乾吸淨了。殭屍半死,她才站起身,走到窗前打開窗,等陽光直射殭屍,「喳....」一聲,他就蒸發了。馬小玲呆望著窗....

她望著月圓,想起三年前那晚,她中了山本一夫的圈套,被三十六隻殭屍輪姦....當時她中了山本一夫的妖法,法力暫失,她根本無力反抗。一隻殭屍扯高她的短裙、扯難她的內褲,便插入陰戶,還硬把舌頭伸到她口內;同時,另一隻殭屍在毫無潤滑濟的情況下,直插菊門!馬小玲痛得大呀,但同時她雙手被硬硬按在兩條雞巴上,有如手淫般被迫上下晃動。後來,又有殭屍趁她雙手被制,掐著她鼻子,待她一開口呼吸,便整根雞巴插進去。馬小玲很痛很辛苦,但為了馬家遣訓、天師天職,她始終沒有喊。等到況天祐、孔雀等人把她救出時,她己佈滿精液,衫上、頭髮上、面上都是,連眼中、耳中、鼻中也有,更灌滿子宮、大腸和食道。

因為這樣,馬小玲身體吸收了不了殭屍的精液,令她也中了屍毒,不過不是要吸血,而是要----吸精!每憑精癮起,身體便會自然發熱,彷彿進了發情期,四處找男人....這樣羞家的事,她不能告訴求叔和任何人,所以只能自己找方法解決。但她總不能四處找男人吸精,加上她要向殭屍報仇,於是決定每次行動,捉一、兩隻殭屍回來,把他搾乾搾淨才打散他,以洩她心頭之恨!事實上,她吸越高級殭屍的精,她的法力也會越高 (就如殭屍吸得越多血,法力就越高) 。而這個秘密連山本一夫也不知呢。

三年光陰飛逝,看見自己現在己是吹簫老手,她感到一點點蒼涼可悲。當初她捉殭屍回來很容易,就是不知如何使他出精,最後還要打扮到怪人般買av回家參詳。現在手到拿來,反而令她覺得身體很髒....一時感觸,流下了幾滴眼淚。

她抹乾了眼淚,便打開鐵門,走出密室。見到馬小玲走出來,金正中就上前問:「師父,今次問到甚麼?」,「甚麼也問不到。」馬小玲冷冷的道。「師父有甚麼也不告訴我的....」金正中心裡正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