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色古香  »  超人故事-发光的绿色精液

超人故事-发光的绿色精液
公元2040年超人克拉克肯特在地球上维护正义已经超过50年了,儘管在这50年裡地球一夕数变,进步惊人,但永远不变的却是超人-克拉克肯特。时光的催老作用彷彿不曾在超人的身上发生过,他不但看起来仍像是个30岁的年青人,而且五官依旧挺立俊帅,体格也依然是阳刚壮硕,彷彿有着无穷止尽的能量一般。相信有不少人有这样的经验,在不经意的抬头间便看见了披着红色抖蓬超人划过天际,有时是快如子弹的掠过,有时是像是翱翔的大鹰。超人总是在天际默默的守护着人类,就如同是悍卫正义的天神一般。每当超人踩着帅气的红靴从天而降,他英挺威武的气势早已让那些混混们不击自败的落荒而逃,同时也赢得现场所有人的喝采。人们崇拜的看着英挺的超人,超人身上穿着红蓝相间的帅气紧身战装把他强壮唯美的体格展露无遗,而他那件红色性感的子弹裤还是保有着超人一贯的神秘与魅力,其实有不少人常常贪婪的盯着超人那鼓起的襠部,他们总想像着超人的襠部所包覆着的男性骄傲倒底有多麼雄伟。超人他是外星人这点是无庸置疑的,但超人早已把地球当成他是自己的家,而且他为这个家无日无夜无私无我的奉献着,也因此超人早已得到地球上所有人类的认同,认同他不是一个外星人而是一个地球人,而且是地球上最令人崇敬的英雄。也有常人在问:「超人克拉克肯特真的是个什麼都不怕,没有弱点的人吗?」很多被超人教训过的混混和歹徒都积极寻找这个解答。其实氪元素可以致超人於死是人人都知道的,但早在20年前联合国为了让超人能在地球上无向所敌的维护正义早已把所有从外星硕落的氪元素全部摧毁殆尽,於是又有人问:「如此说来,超人在这地球上应该再也没有人或物可以剋制住他,对吧?」我放下了环球日报,报纸上正载着一篇有关超人的报导。我喃喃地再唸了最後一句:「超人在这地球上应该是再也没有人或物可以剋制住他…」「呵呵,真是这样吗?」我笑笑的说着。接着,我取出了一封信,这是三天前史考特寄给我的一封信,其实我已经反覆的唸过好几次了。史考特在父亲入狱以前一直是他的机要秘书。我展开信,又看了起来:『20年前也就是公元2020年时,超人的死对头也就是我的老闆雷克斯路瑟的手上仍持有着些许足以让超人致命的固态氪元素,但联合国却以高科技卫星搜索的方式想找出氪元素三态在地球的存在位置并想加以摧毁。雷克斯路瑟意识到手裡的氪元素将会不保,如此他有可能再也无法制住超人。而杀死超人一直是雷克斯路瑟的心愿,如今联合国为了保护超人免於受到伤害竟要将这麼珍贵的氪元素从地球绝迹。雷克斯路瑟心想着一定要在联合国还未做出行动前找出一种能让氪元素跳脱物理三态呈现的方法,如此就不愁联合国摧毁所有硕落在地球的氪元素。雷克斯路瑟在苦思好几天後,突然有一个念头浮现,若地球上有一种人或者是一个族群能释放或分泌出等同氪元素能量的人种,那麼必定可让超人时时处於危机状态。这确实是一个好点子,可是这样的人种该如培育呢?雷克斯路瑟苦苦的思索着。首先,一定要先找到一个优良的种男,然後取出种男的精子加以试验,看这精子在经过氪辐射的照射下会呈现什麼反应…若是这个理论行的通,那麼这个被氪辐射所照射过的精子在经过与人类卵子结合而培育後所诞生的人种一定是超人的剋星。可是,该用谁的精子来试验呢?雷克斯路瑟最後决定用自己的精子来做试验,因为要打倒正义化身的超人的种男,一定要有绝顶的聪明结合上令人匪夷所思的邪恶才适合,而在地球上除了他自己已经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雷克斯先生,纽约造城计画的开会时间已经过二个小时了,全部的人都在等您主持会议呢。」特助爱莉亚进到了我豪华办公室向我毕恭毕敬的报告着。「我不去了,就让副总裁主持就好了,我想静静,别让人何人打扰我。」我放下了那封信对着爱莉亚不耐的说着。「知道了。」爱莉亚恭敬的鞠躬退出了办公室。没错我就是年仅20岁但却绝顶聪明雷克斯二世,而我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雷克斯路瑟。公元2026父亲雷克斯路瑟因为主导恐怖主义而再次与超人交手,但父亲雷克斯路瑟手上己无氪元素可剋制超人,所以终於被超人逮捕,而且被联合国议决终生囚禁。这件事发生在我六岁那年,我清楚的记得父亲雷克斯路瑟为图脱困居然把我当成人质挟持着,但我还是被英勇的超人从父亲的手裡给救出。虽然当时我的年纪很小,但我早己懂得察眼观色,其实我很清楚的知道父亲只是拿我当挡剑牌,他不会真的伤我,但我还是被眼前的情景给赫住了。超人出其不意的从屋顶破天而降的抢下了我,而同时父亲也被破门而入的国际刑警给制住。超人牵着我的手保护着我,我目睹父亲雷克斯路瑟被国际刑警压制在地上,看着眼前的这个景像我的心中没有一丝丝难过,反倒有种平静的感觉,就像是看到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被捕一般。我自己的小手被超人的大手掌牵着握着,我感到有种异样的感觉,我就倚立在超人的身边,个头仅仅到达超人的腰际,我仰头望着如完人般的超人,他帅气的脸孔,正直坚忍的眼神直视着前方,那景像令人动容。我再看着前面被压制在地上已经年近七十岁但却满脸奸笑却不服输的父亲脸孔,这让我有种嫌恶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假装惊惶的揽住了超人的大腿,埋头在他的襠部呜咽着,超人鼓热的襠部正好被我的小脸脥贴着,我的小脸脥震惊的感受到超人阴茎的硕大与热度,我甚至闻到了一股的成熟男人所散发出来的骚味和麝香,我的心中贪心的说着:「我要拥有你,我要拥有超人,现在我也许做不到,但将来一定可以,我要拥有超人!」此时,超人伸手安慰的抚着我的头心疼的说:「小男孩没事了,不要怕,要勇敢些,我会永远保护着你。」超人的眼神中所透着的一是种完全的善良和信任,他压根就没想过我这个小鬼头的心思。这时双手被反銬起来的父亲雷克斯路瑟他对着超人喊着:「我要跟我儿子说句話,让我儿子过来!」「你还配当人家的父亲吗?你不配!」超人正义凛然的说着。「就一句話就好了,好坏让我们父子俩道个别嘛。」超人用的湛蓝清澈的眼神询着我,我点点头,他才鬆开手放在我肩上的大手让我走上前去。走到了父亲雷克斯路瑟的面前,父亲低头在我耳旁悄稍说了一句話,然後他就被国际刑警带走了,从此我再也没见过我的父亲雷克斯路瑟。至於父亲那句話的意思我一直没弄懂,直到十三岁那年我才隐隐的猜到那句話的意思,如今又收到史考特的信,我才更肯定父亲話裡的玄机。父亲雷克斯路瑟对我说:「孩子,你是超人唯一的致命剋星,记住,绿色的发光液体可让超人虚脱甚至致命,呵呵呵…」超人故事2 - 超人之子我的思绪渐渐回到现实,但父亲雷克斯路瑟他那弔诡、得意的笑容仍在我的眼前浮动。而他最後的那句話:「丹尼尔,你是超人唯一的致命剋星! 记住,绿色的发光精液,可以让超人虚脱…更可以腐蚀超人的灵魂…」父亲的这句話,一直在我脑海重覆着。我觉得晕眩,浑身热的发烫。我起身,走进厕所。脱下了西装和衬衫,再扭开水龙头,用冰凉的水洗了一把脸。我看着镜中的自己,镜子裡的我,有张五官深邃的英俊脸孔和一身结实匀称的肌肉。我-丹尼尔路瑟不但是纽约,甚至是全美国最年轻,也是最有价值的财团总裁,巴着我的俊男和美女不计其数,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内心深处的慾火可以得到真正的解放。每次我都还未达到真正的满足,但他们却都已瘫软的晕眩过去。「当然,我为了超人而出生,他们又怎麼能经受的?」我不屑的想着。我看着镜裡,镜中映着我那对漂亮的碧绿眼珠。父母亲的眼珠子都是棕色的,我的眼珠也一直是棕色的。直到一个月前,我的眼珠竟变了颜色,这让我意识到,我身体的那股绿色的能量已经蓄集到顶点。从我发育的十二岁那年开始,我竟没有真正的解放过。已经八年了,是该真正的发泄它了。我穿好衣服,走回办公室的座椅。这时,桌上的电話响了起来。「总裁先生,史考特先生的电話。」「我知道了。」我接起电話。「喂,史考特?」「是的,总裁先生。」「事情办的怎麼样?」「已经让傑森喝下了,那活蹦乱跳的小鬼,一下子就浑身抽搐的倒了下来。」「果然不出我所料,然後呢?」「一切都照少爷的指示,送去克拉克肯特那裡了。」「很好,辛苦你了。」我挂上电話。其实三天前,我第一次看了史考特的信後,我就差人去找他。就在昨天,我们见到面了。见到史考特时,我问了他一些有关父亲当年培育氪元素人种的过程之外,同时也对他说:「史考特,其实我的精液裡所含的氪元素能量并不如父亲预期中的高,加上曝露在空气後更显微弱。若是真的要控制住超人,必须让我的精液深入超人的体内,但这并不容易,除非超人的体力和精力先被过度的耗损过,否则很难达到我的目的。」「少爷,超人自己曾说过,他的能量是永无止尽的,因为他的能量来自太阳,他只要接受十分锺的太阳光照射,就能产生飞行地球十八圈的能量。而地球是太阳的卫星,在快速自转的情况下,地球就等於完全接受着日照。所以,超人说的没错,他的能量是永无止尽的。看来,要想逮到超人体力不支再下手,可能会遥遥无期…」「我本来也是这麼想,但我最近我终於发现一个可能性,可以让超人完完全全的耗损掉他体内所有的精力和能量。」「什麼样的可能性?」「超人的儿子。」「超人的儿子?!」史考特讶异着。「我曾砸下重金的察访,终於确定超人的隐身身份正是环球日报的英俊记者克拉克肯特。而根据我的了解,克拉克肯特与环球日报的女记者露薏丝相爱多年,从未结婚,不过露薏丝却有一个名叫傑森的儿子,而傑森是她在与克拉克肯特相识後才生下的,凭时间点的推测,傑森大有可能是超人的儿子。」「原来如此。不过,如何証实傑森是否真是超人的儿子? 即便是,又将如何利用傑森,让超人耗损体内所有的精力和能量?」我狡黠的笑着并取出了一隻小瓶子,瓶子裡装满着一些绿色液体,我再将绿色液体倒进一罐可乐中。我对着史考特说:「我曾试验过,把我的精液掺在可乐,再给数名小孩子喝下,不过,小孩子们全都没有任何异状。假设傑森是超人的儿子,那麼他在喝下掺了精液的可乐後,一定会有特别的反应。那麼,也就间接証实了我的推论是正确的。」「既然这样,为何不让克拉克肯特喝下这精液可乐?」「不能这麼做。虽然我不明白是为什麼,但我本能的知道,我的精液要射进超人的肛门深处,如此,我才能吸收他的能量并控制、腐蚀他的神智和灵魂。」「原来如此,我了解了。」史考特接过那装了精液小瓶子後,我又叮嘱了他一些話,然後便要他去进行我所交付的任务。我的眼睛看着桌面上的环球日报,那篇超人的专题报导上有刊着一张超人英挺的全身照片,看着照片中的超人,还有他襠部明显鼓起的一包,实在令我愈觉得亢奋。想要击倒英雄无敌的超人,从他年仅八年岁的儿子下手就容易多了。为了救傑森,超人必定会耗尽他的精力和能量,在他精溃体虚的同时,也就是我多年梦想成真的时刻到了。我起身,整整衣杉,往门口走去,该是去会会超人的时候了

晨时分,在克拉克肯特的房内,克拉克双膝跪在地上,两手紧紧抱着傑森,他的内心痛苦无比。因为他唯一的儿子 -傑森,正忍受着剧大折磨,而他却无力为儿子減轻痛苦。傑森的两眼痛苦的紧闭,小小的身体不住抽搐,可爱的脸庞也泛着令人心疼的青色,傑森神智不清喃喃囈语着。

克拉克回想着那个自称史考特的神秘人。当他把傑森交给他时,他曾经说过:
「傑森的体内有着氪元素的毒性,这会让傑森痛苦而死。不过,若是能够让他吸食「超人」蕴藏在他英雄精囊的能量,那就让降低他的痛苦。但是,要完全化解氪元素的毒性,需要大量吸食超人富含着超能量的英雄男精。记住!超人的英雄男精不能曝露在空气中,不然化解氪元素毒性的能量将会失去作用。」

克拉克想不通,为什麼傑森会中毒?而且是在地球上已经绝迹的氪元素所产生的毒性。而那个自称史考特的神秘人倒底是谁?他又如何知道傑森的体内有着氪元素的毒性?他又为什麼知道应将中了毒的傑森送到他的身边,并且很清楚的了解该如何为傑森解毒?这一连串的疑问让克拉克感到困惑不安,克拉克深觉这件事情并不单纯。

克拉克再回想着那个神秘人史考特看着他的眼神…  似乎,他早已知道他就是超人,克拉克甚至感觉到,史考特很篤定他一定会捨命救傑森。

「难道…那个自称史考特的神秘人,知道傑森是我超人克拉克肯特的儿子?!」
克拉克骇异的想着。

「要化解傑森的体内氪元素毒性,真的只有像神秘人史考特所说的那个方法吗?可是,我若先打出我的超人精液,超人精液势必曝露在空气中…  难道真的必须让傑森从我的那个地方直接吸食,可是,这…。」稟性正直的超人克拉克肯特完全无法想像这麼做是可以的,他陷入痛苦的天人交战。

克拉克看着怀抱中的傑森正忍受着剧大的痛苦,心痛不捨的感觉令他比死还要难受,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傑森的生命也一点一滴的在流失。眼看着已气若游丝的傑森,克拉克已无法再多作思考,他心急如焚的自语着:「已经没时间了,只能这麼做。」

克拉克将傑森放在地上,然後站起身,解下他的领带,同时一把将雪白的衬衫扯开,露出胸膛上紧身超人装的[S] 印记,然後克拉克将浑圆的胸肌、结实的臂膀猛的一挺,衬衫和长裤应声绷掉,现出了穿着贴体紧身超人装的超人。

超人跨前一步,他解下了鲜黄色的腰带,然後缓缓的将包覆着英雄性器的红色子弹裤完全脱下,掷在一旁。当超人将紧身裤褪到大腿处时,他硕大、昂扬、红润的超人阴茎同时弹了出来。

超人他站直了身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後双手抚着他傲人的英雄性器,并缓缓的抽送着。超人他的好看的巨屌渐渐坚挺了,近乎鸡蛋般大的龟头,漾着如胶皮般的红色光泽。

不久後,超人的前列腺体开始泌出晶莹剔透的汁液,并从龟头上的马眼慢慢流出。比鸽蛋还大的超人睪丸,也随着超人手劲的抽动不断晃动着。超人全身的能量不断注入到下体的精囊蓄积着。

近十分锺後,超人的身体开始出着汗,他觉得浑身发热,同时也感到下体的能量已蓄积到高点。於是,他叉开穿着帅气红靴的双脚,跨站傑森胸口上方,然後单膝跪下,鼠蹊部正好跨在傑森的小脸上。超人的大手伸向傑森的後颈轻轻捞起,他温柔抬着双眼紧闭的傑森的头。另一手则将他的昂扬的硕大英雄性器压低,準备凑近傑森的小嘴。


超人故事3-噢!不! 傑森!不要!

就在被压低的硕大龟头要接触到傑森的嘴唇时,超人停住了。「不可以,不可以用这种方法救傑森,一定还有其他的方法…」超人双眼紧闭,他涨红的脸揪结着五官深刻的眉宇,就如同他内心的痛苦挣扎。

就在这时,超人他龟头马眼的一滴晶莹剔透的汁液滴到了傑森的小嘴唇,并渗入了傑森的口中,原本气若游丝的傑森竟张开了眼,而且猛然抬头,一口含住超人的龟头,吸吮起来。

「噢!不!」超人一惊,连忙想後退,但此时的傑森竟两手抓住超人的腰际,并埋头在超人的襠部用力吸食着。

「不!不可以!傑森…」超人急呼着,他想阻止傑森,但傑森彷彿听不见声音似的。傑森用力吸吮的模样,竟像是个迫切吸乳的奶娃。超人此时更发现傑森原本遗传自他的湛蓝眼珠,此刻竟透着诡异的绿光。

超人的龟头也跟寻常人一样,是经不住刺激的。而傲人的英雄性器在经过超人自己的自慰抽送下,英雄精囊的精汁和能量更是已饱和到濒临溃堤的顶点。此时,傑森的嘴唇又对超人的龟头突如其来的吸吮,那刺激感更是如同一阵猛然的电流在超人毫无心裡準备的情况直捣入超人的下体,超人的下体反射性的一挺。

「噢~~~~~~~!!」超人完全无法克制住他的精汁已如湧泉般的激射。

超人的下体在连续几次颤动下,英雄的精汁就这麼毫无保留的注入了傑森的口中。此时的超人不再阻止傑森的吸吮,他只盼着超人精液能如预期中的发挥效
力。

不久後,超人已竭尽所能的将他精液全部射出,而傑森他痛苦的神情似乎也減少轻许多。但傑森眼中的绿光却仍然是未曾消失,迷濛的眼神显示着傑森仍处於神智不清的状态。傑森他强烈吸食精液的举动,彷彿是有股邪恶的力量在操控着他,这看在超人的眼裡实在是难过不已。

此时,超人的阴茎已经不再射出精液,而傑森他似乎也察觉到了,於是躺在超人鼠蹊部下方的傑森不再吮住超人的龟头,他似乎想起身,站立起来。而单膝跪在傑森身体上方的超人,也只得随着傑森跟着也站立起身体。

傑森他小小的身体,面对着体格雄壮且裸着下体的超人,他的个头仅达超人的腹部,他的小嘴正好对着超人的英雄巨屌。这时,傑森伸出他两隻小手,握住了超人仍处於挺立的硕大阴茎,他撅起小嘴,在距离超人龟头上的马眼约五公分处停住,似乎有着其他的意图。

看着傑森的举动,超人明白,傑森是想吸走他下体内的能量。他闭起眼,默默的忍受。超人心想,只要傑森体内的氪毒能够化解,不管傑森怎麼对他,他也会完全的忍受下来。

只见傑森开始吸气,被傑森握住的硕大阴茎,在龟头的马眼开始流出一道如烟一般的蓝色光体。蓝色光体并随着傑森的吸劲,慢慢流入傑森的口中。

「噢!傑森!!!」这时,超人他英俊正直的脸孔,开始痛苦的泛白。虽然身体疲惫不堪,但超人仍紧握双手的拳头,绷紧了全身上下唯美结实的肌肉,强忍着被吸走能量的痛苦。超人仰着头,频频的吸气,彷彿从空气中能补捉到他正不断失去的超人能量。

不断被吸走能量的滋味并不好受,原本精液尽射的超人已感疲惫。现在,他更随着超人精气和英雄能量不断的被吸走下,感到自己体力和精神如同正在泄气的皮球一般,不断萎靡… 超人绷住的紧实肌肉,开始随着渐渐憔悴、靡顿的神情,显现出弹性疲乏而颤抖着。

吸着蓝色光体的傑森,他的精神明显的好了起来,而精神微振的傑森此时更是迫切的把嘴吮住龟头,大口的吸走超人的能量。

「啊─啊──啊───!!」傑森猛然的,大口的吸走超人能量的同时,超人感到身体像是突然被一股强烈的力量给完全掏空,那种感觉,是一种极度的,难以忍受的虚脱和崩溃,这几乎像是要了超人的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感受的超人,他的眼神开始呈现涣散,苍白的俊脸,微张着嘴,正发出着无声哀号,不断颤抖的身体,显示出超人正处於极度的痛苦之中。

「快-快结束了──快结束了……」超人强壮的双腿也发颤不止,但他仍强鼓着最後一丝力量,拚命忍耐着。

当最後的一丝蓝色的能量光体完全流入傑森的口中後,傑森的嘴不再吮住超人的龟头。而同时,已经完全疲惫、精力溃散的超人,像是被抽走了最後一丝力气般的,双腿一软,跪下地上。他发颤的双臂勉力的撑着地上,但似乎支撑不住这沉重的身体,像是随时会瘫在地上。

超人吃力的抬起头,他那几乎已呈涣散的眼神,仍关心的看着傑森。「傑森…傑森……」超人微弱的声音喊着傑森。但眼神呆滞的傑森彷彿听不见,只见傑森像是梦遊般的转身走到床上,平躺下身体,然後神情平静的睡着了。



超人故事4-阳光.能量

护子心切的超人,挺着虚弱的身体站了起来,他走到已沉睡的傑森身旁。心疼的抚着他可爱的睡脸。

此时,已经是早晨五点锺,天空现出濛濛的亮度。超人转头看向落地窗外的天空。超人疲惫的想着,只要再过二个小时,晨间的阳光将会照进他的房内。而他只要能接受到太阳光的照射,在不到十分锺的时间,他就可以恢复他的能量和体力。

但此刻,坐在床缘位置的超人,阳光无法照射到他的身体,他必须走到长沙发後的落地窗边来等待阳光。超人再强打精神,站立起身体,而当他迈出步伐时,发颤的双腿竟是一软,跌在地上。已无力站立的超人,只得吃力的爬行前进,但他感觉到手脚像是有千斤重一般,竟难以挪动半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步距离,但是对此时的超人来说,却是多麼的漫长和艰巨。好不容易,超人爬到落地窗下,疲惫到极点的超人,在体力和能量已经彻底的透支下,终於晕厥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太阳终於昇起,阳光的光束射进了落地窗,也直射在超人的身上…

-----------------------------------------------------------------

当我开门进入克拉克肯特的住所时,一眼就瞧遍这房内的陈设。克拉克肯特的住所,是位於一座三十五层楼高的顶楼套房,房内相当宽阔,而且一尘不染。

我想这住所应该只是克拉克短暂的歇脚处,对於随时都要变身成为超人,为维护地球正义而忙碌的他来说,生活应该极为简单。这点,从住所内没有太多傢俱可以看得出来。除了一座大衣柜,一张长沙发,还有一张看起来极为舒适的大床之外,还有的,只是堆放在墙壁一角的厚重书籍。

我进到了克拉克的住所後,首先见到的是在大床上沉睡中的傑森。然後我又在地板上,看见了一条黄色的腰带和一件超人的紧身三角裤。

我走了过去,捡起了紧身三角裤,闻了起来,那上头所留下的的味道,是英雄下体的体味,这不禁让我的心跳加速了起来。我放下紧身裤,张望着房内,我心想:「超人在那裡?」

终於,我看见被长沙发挡住视线的地板上竟露出着两条穿着红靴的脚踝。

我走了过去。

当我一看那到画面,我亢奋的不自觉频频吸气。隐藏在沙发後的超人,双臂张开趴在地上,穿着红靴的结实双腿,在靴子以上的大腿和臀部竟是完全赤裸着。丰满、结实的臀部,虽然看不到深埋在臀沟裡的英雄秘穴,但在下体的鼠膝部,却拖着一条硕大的阴茎。

就在这时,一道阳光的光束射进了落地窗,并射在超人的身体。而似乎感觉到太阳光的能量开始注入身体的超人,他的精神微微一振,像是已睁开了眼睛。

看着已经开始接受太阳能量的超人渐渐甦醒,这让我没有多作思考的时间,我立即走到超人的脚旁,一把抓住超人穿着靴子的脚踝。我开始拖着超人沉重的身体。拖着超过九十公斤重的强壮身体,虽然感到吃力,但我仍然在不到几秒的时间,就将超人拖到了远离阳光照射的地板上。

而突然感到穿着超人靴的双脚被握住,而且还正被拖行着的超人,虽然体力尚未恢复,意识也完全模糊,但当他被我拖到没有阳光的地板时,虚弱的超人像是出於本能,微弱的呻吟着:「不!我得在──光-阳光──光线下……」



超人故事5 - 英雄的秘穴

也许是接受到阳光短暂的照射,让超人的神智和体力稍稍恢复,此刻的超人竟用两臂撑起虚弱的身体想爬回阳光处。我当然不可能让他就这麼回到阳光下。我在超人正吃力爬行的两条结实的小腿中间,蹲下身体,然後伸手,一把抓住他那具贴在地上,虽硕大,但却已呈疲软的英雄巨屌。

「啊!」超人呼出微弱的声音,看来他完全没有力量抗拒。

被我扯住巨屌的超人,被迫停止爬行。他艰难的抬起了头,虽然背对着我,但在超人前方约一公尺的墙壁上,正好有嵌着一面落地镜,透过镜子,他看到了我,超人讶异着。我们四目相交,我清楚瞧见超人他平时英气勃发的脸孔,在此时此刻,竟是如此萎靡不振。我对着镜中处於极度不堪的落难超人的微微一笑。

「你是谁?-你要--做什麼?」超人看着镜中的我。

我笑而不语。

然後,我低下头,盯着正处於我面前下方的英雄臀部,我亢奋的想着:「多年以来,我梦寐以求的时刻终於来临了。」

我伸手,用两手掌抚向超人的双臀,超人的臀形极美,而且结实又极富有弹性。英雄的臀部在被我的两手掌揉捏着的同时,超人他壮硕的身体,也随着我的手劲,前後晃动着。

「喔喔──喔-喔──」超人呻吟的声音也因为身体的晃动而断续和起伏着。

我扳开阳刚又性感的英雄丰臀,红嫩的肛眼和菊部现了出来,我用食指抠着肛眼四週的菊瓣皱摺,极有弹性的菊部被我的手指扯的张开,我享受着玩弄超人菊部的快感。

而感受到男人的最私密部位,正遭受着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男子严重侵犯着的超人,他的喉部紧张的发着干涩的声音。我的目光看向镜中超人的表情,虽然超人虚弱到眼皮也沉重着,但从他涣散的眼神,和那虽下垂但却皱结的眉头,还有紧紧抿着但却显出坚毅嘴唇可以看得出来,超人的心中正交杂於惊惶和难堪的情绪当中。

「你──倒底-是谁?──为─为什麼-要──这麼做?」镜中的超人像是憋着气般的涨红着脸,紧张与不安,让超人的额头正冒出着汗。

我仍微笑不语,心裡得意的想着:「即便是像超人这样的超级英雄,在失去英雄的超能力的优势後,也要如同待宰羔羊般的无助。」

超人他紧实粉嫩的英雄肛门,被我的手指给扒开,我见着了穴内红色的肉壁,我的食指不客气的挖入穴内,而伸入的食指,也马上被闭合的肛门紧紧吮住。被吮着的手指,感受着英雄祕穴内的热度。我的手指挖向深处。这时,我那整隻没入肛门深处的食指尖指,触摸到穴底内有异常的皱摺。

「是前列腺体,超人的祕穴阳心!」我心想。我的指尖直接捅向祕穴的阳心,刺激着这英雄的前列腺体。

「噢───!」超人像是被电击到一般,头部一颤,他哀嚎了一声。超人他头颈那一颤的背影,牵动我早已亢奋着的神经,而我原本就勃起的鸡巴不禁也跟着挺了一下。我的嘴角扬着微微的笑容,并瞇着淫秽的眼睛,注视着镜中的超人他既庝痛又难堪不已的脸部表情,这让我觉得过癮到不行,我挖着他肛门深处那皱摺组织的手指,更是毫不留情了。

「喔!!喔───喔!!」从未如此被深入秘穴,并被蹂躪着祕穴阳心的超人,正感受着从未有过的疼痛,但隐约间,却也有着极爽的刺激感。超人浑体颤了起来,肛眼更是一收一缩像是呼吸般的吮食着我的手指。而同时,超人他贴着地板的硕大阴茎也些微抽动着,并像甦醒般的鼓涨起来,龟头的马眼更流出晶透的英雄的前列腺淫水。我正挖动着的手指,也被肛门中泌出的油亮汁液给溼滑了。

「不不──不要这样──噢──!」超人涨红着英俊脸孔,羞愧到汗水直落。

我玩了一下後,便把手指抽出,并将手指凑到我的鼻前,闻着那股味。听说雄鹿会从下体分泌出吸引发情雌鹿和它交配的骚味,那股骚味便是麝香。我心想,即便是最顶级的麝香,也不及这英雄祕穴所分泌出的骚味吧。我闻着手指上那溼滑的液体,极为享受的深深吸着气。

我双手扒开着超人丰臀,然後伏下身体,低着头,舔着英雄的秘穴。我直挺的鼻樑陷入超人的臀沟,两颊契合的贴在他紧实的臀峰上,我直接的嗅着那股超人祕穴的味道。

「唔─你──为什麼──要这麼做──唔唔───」祕穴阳心未再被继续蹂躪,让超人紧张的情绪稍稍舒缓,他喘着气。

我舌头贪婪的舔着肛眼四週溼滑的液体,并嚐着那味道。超人的最敏感地带正不断的被我的舌尖给刺激着。

「啊啊─啊─啊──」最敏感地带所传来的一阵阵酥、麻、痒直捣入超人的神经,超人断续颤抖着头部和颈部,并微张着嘴,呻吟着。我的紧贴着臀部的两脥感觉到超人他鼠蹊部和大腿内侧微微抽搐着,这敏感地带的细嫩皮肤每一根汗毛全都竖立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