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色古香  »  武林後庭花

武林後庭花
冰天雪地,縣城,縣官柴老爺的臥室。

  臥室裡有四個大火盆把房間烘的暖暖的,柴老爺正光著身子坐在春凳上看著
胯下的一位中年美婦用小嘴含弄著自己無比碩大的雞巴,香舌輕挑龜頭之間已經
將那馬眼中分泌出的絲絲淫液卷進小嘴裡,中年美婦一邊舔著柴老爺的雞巴頭,
一邊秀目輕抬看了看柴老爺,然後會心的一笑,小嘴一張干脆把整個雞巴頭吃進
嘴裡,好象吃荔枝一樣不停的用香舌反轉舔弄。

  柴老爺覺得自己的雞巴突然進入了一個溫暖無比的嫩腔之中,一條肉舌在那
心癢之處不停舔吸,下下都舔在心頭上,柴老爺頓時感覺小腹之中一團欲火被勾
起,雞巴頓時堅挺如鋼。柴老爺平生御女無數,也不禁佩服起這位胯下美婦的口
技。

  柴老爺的身邊左右分別站了兩位貌美年輕的丫鬟,也都是光溜溜的,隨時等
待著柴老爺摸屄撩乳。這兩個丫鬟從小就在柴老爺身邊,一個叫春妹,一個叫秋
妹。因柴老爺只喜歡春秋兩季,故起了這麼兩個名字。二女從小就耳濡目染,對
此種情形早就司空見慣,所以都是面含春意的看著。

  柴老爺不時的伸手在二妹的胯下掏弄,直弄得二妹浪意淫淫。

  柴老爺對二女說:“把我的腿抬起來。”二女忙從兩邊各抬起柴老爺的一條
干瘦的腿,使得柴老爺的屁股直沖著那跪在地上的中年美婦,只見瘦弱的屁股中
央露出了一個黑黑的屁眼幾根肛毛蓬勃的生長著。

  中年美婦臉上一紅,嬌聲說:“老爺好壞,每次都讓人家……”還沒說完,
中年美婦便直直的伸出舌尖向柴老爺的屁眼舔去。

  溫暖的舌尖輕輕扣擊著柴老爺的屁眼,柴老爺竟然也象婦人挨操一樣尖聲的
叫了起來“哦!……啊!……哦!……哦!”

  美婦人用香舌不停的舔弄著屁眼,但卻一直不肯將舌尖插入屁眼,這讓柴老
爺很是不爽,柴老爺對春妹叫到:“去……去。”一邊還指著那個美婦人。

  春妹自然會意,放下柴老爺的腿,來到美婦人身後,一只手從後面使勁的將
美婦人的頭按在柴老爺屁眼處,另一只手卻尋到婦人的臀後找到婦人的屁眼使勁
的抽插起來!每抽插一下,這婦人就將舌尖往柴老爺的屁眼裡捅一點,原來這婦
人有這個毛病,必須要有東西操弄自己的屁眼才可以。

  春妹用中指插入美婦的後庭,就覺得中指馬上被四周的嫩肉包裹起來,好不
舒服溫暖,剛剛抽插了幾下便覺得屁眼中潤滑起來,春妹很納悶,心說:難道屁
眼和屄一樣也能流出淫水嗎?春妹把中指抽出,發現中指上滿是白膩膩的一層油
脂,靠近臉一聞,竟然異香撲鼻!

  正在享受美婦舔屁眼之樂的柴老爺睜眼看到春妹的疑惑,頓時一笑到:“春
妹,那是你欣娘屁眼中的特有之物,叫做‘大腸油’,這也是你欣娘的一寶呀,
哈哈哈……”

  胯下的欣娘正賣力的舔弄著柴老爺的屁眼,聽完此言頓時抬頭嬌笑道:“老
爺,又打趣奴家了。”

  柴老爺也從春凳上站起,將欣娘摟入懷中到:“寶貝,我怎敢打趣你,你可
是我的心肝,就是讓我死在你身上我都願意。”

  說完,一邊摟住欣娘,一邊往臥室走去,回頭對兩個丫頭道:“你們也一起
來,跪在旁邊伺候著。”

  春妹和秋妹馬上應聲答應了一聲:“是。”

  四人來到臥室,雖然外面冰天雪地,但臥室中卻是溫暖如春,春秋二妹放下
了臥室中的障簾,然後從外面取來了溫水和毛巾雙雙跪在兩旁伺候著。

  此時,欣娘已經跪趴在床沿,頭沖裡臀沖外,兩條白嫩的大腿分的開開的,
裆下的騷屄盡覽無疑濃重的陰毛好象野草一樣蓬勃生長,中間一條深紅色的肉縫
在柴老爺不斷的撫摩下已經淫水長流了。

  柴老爺此時也是雞巴亂點頭,往前一挺,只聽“撲哧”一聲,碩大的雞巴頭
徑直操進了欣娘的屄裡,隨著深入,柴老爺頓感自己硬挺的雞巴被一層層嫩肉緊
緊的包裹起來,好不舒服,好不暖和。

  在淫水的滋潤下,欣娘的屄裡顯得潤滑無比,柴老爺干脆往欣娘的後背上一
趴就這麼操了起來……

  跪在兩側的春秋二妹,看到老爺粗大的雞巴在欣娘柔軟的屄裡來回抽插,發
出淫蕩的“啧啧”聲,隨著大雞巴的抽動,欣娘屄裡的淫水也長長的流了出來滴
到了繡被上。

  柴老爺雙手緊緊的拿住欣娘堅挺飽滿的乳房不停的揉弄,在柴老爺一下下的
大力抽插下,欣娘也開始浪聲淫語的叫了起來:“哦!…大雞巴爹爹!…哦!…
啊!……抽……抽死人了!……哦!……使勁……使勁操呀!……操呀!”

  柴老爺也很興致,一邊大動著一邊到:“欣娘……我的親娘!……舒服……
舒服死了……哦!”

  柴老爺覺得小腹一熱,一股陽精直逼龜頭,忙的把雞巴從屄裡抽了出來,大
雞巴狠狠的挺了兩下最終沒有射精。柴老爺心說:“老夫玩了這麼多女子,還沒
有一個女子能在一個回合之間就讓老夫如此狼狽,欣娘真是天下奇女子!”

  柴老爺用硬挺挺的雞巴在欣娘的屁眼上蹭了兩下,欣娘的屁眼竟然“豁然開
朗”起來,柴老爺覺得有意思,便把粗大的龜頭放在屁眼上,稍一用力,只覺得
刺溜一下,竟然滑進了半根雞巴!柴老爺只覺得欣娘的屁眼十分柔軟,竟然比屄
還要溫暖還要緊!

  柴老爺不覺再一用力將大雞巴全根插入,覺得欣娘的屁眼裡十分潤滑,笑著
說道:“欣娘的屁眼果然是天下極品!難怪縣裡的人傳說欣娘的屁眼是天下一
絕!”

  趴在下面的欣娘聞聽笑道:“老爺別打趣奴家了,盡管享用奴家的屁眼,奴
家會盡力伺候您。”

  柴老爺也不說話,雙手按定欣娘的後腦使勁的操起屁眼來,春秋二妹跪在下
邊仔細觀看,只見粗大的雞巴已經將欣娘細小的屁眼擠了進去,隨著柴老爺大力
的抽插,欣娘的屁眼也翻來翻去,雞巴上全是欣娘屁眼裡的大腸油,白膩膩的好
象淫水一樣。

  欣娘一邊狂浪的放聲淫叫著,一邊用自己的小手從前面伸出來掏弄自己的
屄,柴老爺一口氣操了百抽,直覺得頭昏眼花體力有點不支,急忙回頭叫了聲:
“春妹伺候!”

  春妹忙和秋妹從地下站起來,雙雙攙扶著柴老爺從床上下來,秋妹馬上做了
個狗爬的姿勢,春妹將柴老爺扶著坐到了秋妹的後背上,也多虧柴老爺年事已
高,體重有所下降,不然就憑秋妹那嬌小的身體,又怎能禁受得住一個大男人的
騎承?

  此時欣娘也從床上下來,一邊揉弄著自己的屁眼,一邊跪在柴老爺的胯間,
柴老爺剛剛從欣娘屁眼裡拔出的雞巴已經漸漸變小,欣娘也顧不得干淨,小嘴一
張,“刺溜”一下將半軟的雞巴頭吸了進去,溫暖的小小香舌不停的吸吮逗弄清
理雞巴。

  柴老爺見欣娘如此,內心十分感動,急命春妹躺在地上為欣娘舔屁眼,欣娘
也高興的改跪為蹲,讓自己的屁眼正對准躺在胯下的春妹,春妹嬌羞的微張櫻口
伸出香舌細細的舔起欣娘的屁眼來,一時間滿屋淫聲不斷,春妹舔屁眼舔的津津
有味,欣娘吃雞巴也是格外賣力,柴老爺坐在秋妹柔弱無骨的背上手也不閒著,
在秋妹的肥臀上用力拍打,直打得秋妹淫聲亂顫。

  柴老爺一邊享受著欣娘的服務,一邊微笑著道:“欣娘今天如此大仁大義,
老夫自然不會虧待你,你放心,你的官司老夫心中有數了,必叫那發三死無葬身
之地!”

  欣娘聞聽此言高興之極,吐出雞巴道:“多謝老爺如此垂憐!民婦今天算是
見到了老爺的清廉,只願老爺將那李發三治死以後,能將他在縣城裡三個店鋪判
給民婦,民婦願給老爺作牛作馬!以報答老爺之恩!”

  柴老爺聞聽哈哈大笑到:“欣娘放心,發三死後,他的一切財產自然歸欣娘
所有。”

  故事寫到這裡,小妹也不能不交代一下。

  原來這欣娘是本縣一個知名的寡婦,本名王欣,只因十六歲嫁到本縣後連嫁
三次,每次不過兩三年其丈夫就暴病而死,後來人們都說欣娘是白虎星下凡,克
夫。故欣娘自從二十八歲以後就再沒人願意娶她。

  這欣娘本是一個好強的女子,不肯讓人可憐,更聽不得風言風語,所以干脆
與一些本縣的巨商富甲勾搭起來,憑借她絕美的姿色和一手後庭的絕活,也的確
得到了許多有錢人的資助,在縣城裡開了兩個綢緞莊。

  本來生意也是紅火,可誰知道有個叫李發三的商人依仗著死鬼老爹給他留下
的一點財產竟然和欣娘對著干,而且從蘇州進的貨物不但質量好得不得了,而且
價錢也便宜許多,不過一年的功夫,把欣娘的店面擠的無以生計,欣娘本想懇求
其能放條生路不要作絕,可沒想到李發三不但不顧情面反而出言譏諷,甚至放出
話來除非欣娘能跪在他門前叫他三聲“干爹”才可以放過欣娘。

  這李發三如何與欣娘有這麼大的仇恨呢?原來李發三的死鬼老爹生前老而不
尊,也與欣娘有過幾夜的合歡,只因迷戀欣娘的後庭絕技竟然連歡三日,回家以
後又走了陰風,故而一命嗚呼了。

  李發三自然把這筆帳記到了欣娘的頭上。可欣娘又哪裡是省油的燈,一紙訴
狀將李發三告到公堂,說他調戲民女,奸淫婦女欺行霸世,欺壓無辜等等。縣令
柴老爺本知道內情始末,但對欣娘也是聞名灌耳,這樣的便宜哪有不占之理?所
以兩人一對眼神就弄了個八九,才有了今日這場淫戲。

  欣娘將柴老爺逐漸縮小的雞巴叼在嘴裡不停含弄,柴老爺舒服的哼哼著,粗
大的龜頭又開始漲起,在下面為欣娘舔屁眼的春妹也索性將小嘴全部貼在了欣娘
的屁眼上吸吮著屁眼中的嫩肉,欣娘騷屄裡的淫水好象小溪一樣流著,一直流到
春妹的小嘴裡,弄的春妹臉上粘呼呼的。

  柴老爺從秋妹身上站起,將欣娘拉起來使其趴在秋妹的身上,大雞巴一挺,
“噗呲”一聲,又插進了欣娘的屁眼中,此時欣娘的屁眼已經被春妹弄的格外濕
滑,再加上屁眼裡的大腸油,所以雞巴進入得十分順利。

  柴老爺也休息夠了,恢復了體力再戰的柴老爺是越戰越勇,粗大的雞巴次次
都連根插入,抽出來的時候因為被欣娘窄小的屁門所擋所以不能完全抽出,柴老
爺只覺得整根大雞巴都被一團團緊緊的嫩肉包裹著,十分的舒服,再加上這些嫩
肉有節奏的擠壓著整根雞巴,竟然讓柴老爺有點把持不住。

  欣娘聲聲的淫叫甚至讓在場的春秋二妹都有點面紅耳赤:“哦…!大雞巴…
親爹!……操死女兒的屁眼了……哦!哦!哦!再……再來幾下狠的……操的…
操女兒的屁眼哦!……屁眼……好……好爽!……哦!……”

  隨著柴老爺狠狠的抽動,欣娘的兩個肥美的玉乳不停的前後晃動著,打在自
己的身上發出“啪啪”的響聲,欣娘將兩只小手伸到後面使勁的扒開兩片臀肉希
望能讓自己的屁眼能再擴大一些以緩解悶悶的感覺。

  柴老爺一邊使勁的操著,一邊對跪在一邊的春妹道:“給我推推屁股。”春
妹忙的蹭到柴老爺的身後,伸出小手一下下的推動著柴老爺的屁股,還不時的分
開屁股露出柴老爺黑黑的屁眼舔上一兩下,柴老爺享受著兩個絕世美女的前後服
務,頓時興奮無比,將大雞巴一下抽了出來,然後回身將剛剛從欣娘屁眼裡抽出
的雞巴直接插進春妹的小嘴裡狠狠的抽上兩下,然後轉身再次操入欣娘的屁眼。

且說柴老爺轉身將雞巴再次操入欣娘的屁眼,欣娘暗暗運起了絕技,柴老爺
覺得欣娘屁眼中突然生出一股吸力,將自己的雞巴使勁的吸了進去,四周的軟肉
也同時往雞巴上擠,弄的柴老爺好不舒服。

  就著潤滑,柴老爺快速的操著欣娘的屁眼,春妹在後面也大力的推動著柴老
爺的屁股,突然柴老爺兩眼一瞪,覺得從小腹中升起一團熱氣,再也控制不住,
柴老爺大大的張著嘴,死命的操著欣娘的屁眼,力求使自己達到快樂的頂點,欣
娘也覺得屁眼裡的雞巴猛的變得更加粗壯,知道柴老爺即將臨點,也拼命的夾緊
兩條白嫩的玉腿讓自己的屁眼更有夾力。

  忽聽得柴老爺大吼一聲:“我……我……哦!”‘砰’的一下從欣娘的屁眼
裡拔出雞巴,用手拽住欣娘的頭發讓欣娘跪到自己的胯下。

  此時春秋二妹也同時圍了上來,三女一看頓時心驚,只見柴老爺的雞巴又紅
又粗,整根雞巴上都是欣娘屁眼裡的大腸油和污物,尤其是那紅通通的龜頭更加
嚇人,已經是馬眼微張,從裡面正不停的冒出一絲絲白花花的雞巴液(精液),
但冒的並不是很多,可見柴老爺還是盡力控制著。

  粗長的大雞巴不停的一挺一挺著,似鴛鴦點頭一般,欣娘不顧肮髒,小嘴一
張,‘滋溜’一聲將整個雞巴頭吞入口中,如嬰兒吃奶一般的吸吮起來。而春妹
則伸出香舌舔吮柴老爺的雞巴莖,秋妹也不示弱從下面張大嘴將柴老爺一個粗大
的卵蛋含入小嘴裡使勁玩弄。

  三個美女用自己的嘴‘安撫’著柴老爺的雞巴,柴老爺看著這情景再也控制
不住激情,大吼一聲:“我來也!”終於噴射了憋了許久的一股濃重的雞巴液!

  欣娘就覺得嘴裡的雞巴頭猛的一抖,好似男人撒尿一般的滋出無數的精水直
接打到欣娘的咽喉,不由她不咽下去。欣娘使勁咽了兩口,忙將雞巴吐出來,此
時在一旁等候許久的春妹忙接過來將雞巴重新含進小嘴裡,繼續吞咽已經不多的
雞巴液。

  輪到秋妹的時候,柴老爺的雞巴只能挺上兩挺勉強從龜頭中擠出一絲絲的雞
巴液來。

  原來這柴老爺已經年過六十,但依仗自己練過一些功夫以及經常進補,所以
這般大的年紀仍是夜夜不空,經常驽駕春秋二妹,雖然弄的二妹婉轉嬌啼頻頻求
饒,但畢竟年紀太大,這幾年下來縱是鐵打的漢子也吃不消。故而柴老爺射精以
後便象一個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兩腿發軟。

  春秋二妹忙將柴老爺扶到床上,打來熱水將柴老爺清洗干淨讓他休息。欣娘
也將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對春妹道:“等老爺醒來,莫忘提醒他答應了我的事
情。”春妹點頭稱是。

  欣娘見春妹仍未穿衣,一身的白肉好不愛人,浪笑著道:“妹子這一身嫩肉
刹是可愛,如我能調教你兩年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死在你的褲裆裡呢。”

  春妹聽完,嬌臉微紅的道:“欣姐姐還要時常提攜小妹,小妹對於欣姐姐那
後庭的絕技可是向往以久呢。”

  欣娘微笑道:“妹妹如果有空,不如到我那寒捨做客,當然也要把秋妹妹帶
上,我讓你們開開眼,看看姐姐是如何練習這屁眼的絕技的。”

  欣娘與二妹又談了一會,見時辰不早,便告辭回去了。

  一夜無話,轉天便是王欣狀告李發三開庭的日子,二人一大早便來到公堂之
上,柴老爺也因為昨天休息的比較好,所以神采奕奕,形式過後開始審案,我想
結果大家都已經猜出,李發三罪名成立,判千裡充軍,一切財產官府沒收。雖然
李發三高呼冤枉,但奈何柴老爺早布置了多人的假證,使得李發三平白增添了調
戲民女,奸淫民女,欺行霸市,有傷風化等一系列罪名。

  欣娘看著李發三落得如此下場心中自是歡喜,案子結束以後忙來到柴府‘答
謝’柴老爺,少不得又是讓柴老爺給自己來個屁眼開花。

  另外,欣娘還准備了紋銀一千兩,得到的回報就是柴老爺手中那三張李發三
門面的地契。

  入夜,柴老爺臥室中,剛剛操過了欣娘騷屄的柴老爺正騎在欣娘的胸口上,
將自己濕漉漉的大雞巴插進欣娘的小嘴裡讓她吮吸著殘余的雞巴液,稍待雞巴硬
了點,柴老爺便從欣娘身上下來,側臥在欣娘的後面,將大雞巴插進欣娘的屁眼
裡挺動,兩只手也不閒著,上下玩弄著欣娘這一身的嫩肉。

  柴老爺只覺得欣娘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嫩的地方,白皙的玉乳,黑叢叢的屄
毛,肥碩的屁股,嫩嫩的小腳,摸上去就好象有一層油一樣光滑無比,再看到欣
娘嬌羞的面容,更激起柴老爺征服這位胯下美婦的決心,櫻桃般的小口呼吸出的
氣又熱又香,讓這樣極品的櫻口去吸吮自己的大雞巴,光是想想就能讓男人產生
無限欲火了!

  欣娘一邊讓柴老爺使勁的糟蹋自己,一邊嬌聲說:“老爺,奴家有一件事情
想請老爺開恩。”

  柴老爺一邊挺動一邊喘著粗氣說:“欣娘盡管開口,就是要老夫的命都行…
哦!……哦!”說著話,柴老爺不老實的將整根大雞巴又往欣娘的屁眼裡狠插了
兩下。

  欣娘嬌喘道:“老…老爺慢點……容…容奴家把話說完……哦……啊!”欣
娘放慢了動作道:“老爺,那李發三雖然被老爺治了罪,但難保他死而復生,如
果他坐滿十年配軍,但凡有一天出來的時候,必定望死報復,那時候您是可以告
老還鄉頤養天年了,可奴家還是要長此在此居住的,還望老爺替奴家做主啊。”

  柴老爺聽到此心中想道:難怪人說狠毒不過婦人心,真是這樣呀。

  但又一想,欣娘畢竟是個女流,孤寡一人,那李發三也忒可恨了點,真是死
有余辜。想到這裡便問道:“那欣娘的意思是……?”

  欣娘回過頭來,仔細的盯住柴老爺到:“老爺,依奴家的意思,不如在押解
的半路之上找個沒人的地方把他治死也就是了。”

  柴老爺雖然也想到了這個點,但真的從欣娘口中說出來還是讓他一驚,雞巴
頓時軟了下去。忙道:“不行,如果這樣,那我如何向府衙何大人交代?”

  欣娘小嘴一撇,生氣的道:“瞧你那熊樣!這有什麼難的?只說李發三蓄意
逃跑,被官人發現還敢拒捕,官人為了自衛失手將其打死,不就得了?”

  欣娘一番話頓時讓柴老爺心寬了許多,笑道:“欣娘不愧是才色雙絕哦!哈
哈哈哈哈……”

  欣娘見柴老爺答應了,也高興的道:“老爺,治死那發三以後,一定要讓奴
家親眼見見,奴家真是恨死他了!”

  柴老爺忙道:“好,好,一定讓欣娘親眼見見那畜生的死樣。哈哈……”

  欣娘見柴老爺雞巴軟了下去,忙從床上爬起來為柴老爺舔吸大雞巴,柴老爺
頓時欲火高升,不一刻便又粗又長,欣娘跪趴在床上,高高挺起肥碩的屁股,雙
手扒開屁眼,柴老爺大雞巴一挺操了起來,臥室之中滿是淫聲浪語,直到深夜三
更才安靜下來。

  一連幾天,柴老爺不論白天黑夜,除了有人喊冤時到外面升堂以外就是和欣
娘每日厮混在床上,想盡辦法做那人間的羞恥之事,欣娘也是格外的配合,只要
柴老爺想出來的點子都盡力滿足。

  幾天下來柴老爺的身子就被欣娘掏的空了,一天三洩,直洩得柴老爺腰都軟
了,面色蠟黃,頭發全白,好象色中惡鬼一樣,就連他從小養大的春秋二妹也開
始厭惡起他來,但柴老爺見了欣娘仍然雞巴亂挺,扒下褲子就是一陣猛操。反觀
欣娘卻越發的美麗漂亮起來,皮膚更加細膩柔滑,嬌媚無比。

  這日,欣娘陪著柴老爺在後園散步,突聽衙役報告說那李發三因為蓄意逃跑
並且拒捕被押解的衙役失手打死,屍體已經運了回來。

  欣娘聽完暗自高興,便和柴老爺一同去觀看。兩人來到停屍房,早有衙役伺
候著,柴老爺命人揭開屍布一看,只見李發三死狀極慘,二目之中滿是血絲,大
睜雙眼不肯閉上。柴老爺看了一會,忽然覺得渾身發冷,好象到了陰曹一樣,一
股涼氣從腰椎直至後腦,再看那李發三好象惡鬼一樣滿臉鮮血鬼哭到:“還我命
來!還我命來!……呀!……黃泉路上我也不會放過你……”

  柴老爺只覺得雙腿一軟,心口一涼,“喔!”的一聲竟然也死了!

  柴老爺死後,因為他無兒無女,也沒老婆親人,所以雖然是個小縣令,也就
草草收拾了,至於春秋二妹早有投靠欣娘的意思,自然也成為了欣娘的幫手。李
發三一案雖然有些蹊跷,但柴老爺一死誰也不知道真相,故而也逐漸被人淡忘。
上邊府衙又調來一個縣令補了柴老爺的缺便了。

  時間過了三年,欣娘的生意越來越大,春秋二妹也逐漸成為了欣娘的得力臂
膀,欣娘為了讓她們更有‘本領’,便將自己的後庭絕技傳授給二妹。

  原來這絕技並非欣娘自創,乃是欣娘祖傳的一本秘籍喚作《奇淫技巧》中的
後庭一篇,此書是武林中出名的魔道淫女花無雙在五十年前所著,後花無雙被白
道全真一百零八位高手七日追殺於絕嶺之上,此書也不知道下落,也是欣娘的祖
先有緣得到,但惟恐同道搶奪也密而不宣,直到傳到欣娘這一輩欣娘才決心將其
發揚光大